吃素,也容易也难。

到庙里吃斋,重糖重油的斋卤味,寡淡的青菜豆腐,陈旧的罗汉上素,几碟不知道是豆腐还是魔芋做的“扒鸡”或“鱿鱼”,浇上芡汁,虚伪又凄凉,吃素真难。

吃素也容易。到日本店里,器皿就让人心静:陶器的砺,瓷器的洁、漆器的绚。配碟小菜也一丝不苟的,姜的甜辣生津,入味烟韧的海藻丝,滑滑的纳豆,喝后不口渴的味噌汤 ,香酥肥腴的天妇罗紫苏和茄子。此时想不起来馋肉,只想吃一种叫“素”的物事。

素,就是”物的基本成分“,”单纯“,”平常“。 其实最平常的东西也是最丰富的。西式食谱里的素食,有对食材真心的欣赏。玉米南瓜浓汤,新鲜玉米带叶,南瓜切块,清水煮熟,南瓜去皮,玉米把籽切下来,在搅拌机里打成茸,加水煮成浓汤,加盐,酸奶油和香菜,就是秋天的味道。水果和蔬菜经常一起凉拌做沙拉:苦苣和蜜桃,菠菜和草莓,都是好搭配,上面再撒些核桃、胡桃、松子一类的坚果,和山羊奶酪,质感丰富,入肚清爽。

有人担心,吃素的话,营养没保证。其实不管吃什么,只要吃的种类多,就是均衡膳食。豆腐、蘑菇和奶制品里有高蛋白,全麦面包和意大利面里也有高筋蛋白。花菜、绿叶菜、杏仁、无花果里富含钙,菠菜、萝卜叶和全麦面包、黑眼豆、扁豆、豌豆和杏干、梅干、葡萄干里有大量的铁。白色豆子、鸡豆和南瓜籽里富含大量的锌,核桃、胡桃和坚果里富含对大脑有好处的神经递质,鸡蛋、奶制品、海藻、发酵豆制品里有维他命B12。

吃素的好处,首先是护生。历史上,聪明人、哲学家和得大智慧的人,都比较少吃肉。
苏格拉底问学生格拉康:吃动物的习惯,是不是会让我们去屠杀那些会我们明知道能看着我们的眼睛,和我们交流的个体?
格拉康说:可不是的嘛。
苏格拉底问:你说,这样把一个生物变成一个物件,是否会防碍我们得幸福呢?
格拉康说:估计是会防碍我们得到幸福。
苏格拉底说: 是啊,我们看医生的次数会增加,如果邻居们也这么生活,我们还得为得到更多的肉而竞争。你说,吃肉是否会防碍我们建立一个公平的社会呢?

受苏格拉底影响,柏拉图、阿里斯多德都不吃肉。罗马人里,奥维德、维吉尔都不吃肉。后来文艺复兴,出现素食主义者,不吃带血的东西,不害命。比如达芬奇,就是这么个善心人。

也有人为了减轻肠胃负担,集中精神而吃素。本杰明富兰克林16岁时得到一本讲饮食节制的书,学会了一些素菜谱:煮土豆、煮米饭之类。节制饮食和饮酒后,他发觉自己头脑清楚了,领悟速度也大为提高。以前看不懂的数学书,现在看起来容易很多。

明星吃素,呼吁动物权益和减肥排毒美容,一石双鸟。 吃素的明星,看起来的确是比较清爽,容光焕发些。比如娜塔莎金斯基、娜塔莉波特曼,Maggie Q 都是素食者。贝嫂走到极端,只吃草莓、喝矿泉水。

中国目前的食品安全环境,正是提倡素食的大好时机。又积德护生,又自我保护,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