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是一棵树,我是树上的花。:)

image

老妈回上海,照例又是大包小包一堆,甚至还带了一个不锈钢锅,姐姐单位发的,家里锅太多用不着。她打电话给阿姨说她回上海了,我就帮着理东西。

我打开那个锅,里面有包白色塑料袋装着的东西,看不清内容物,打开一个塑料袋,还有一个,我想这应该是爸爸放进去的,而两层塑料袋里躺着的,是一堆核桃仁。老妈刚好打完电话,转过身来:“哦,那是你爸爸特意敲好的核桃仁,给你吃的。”“哦。”于是我张嘴就吃,一粒粒敲好剥好的核桃仁,爸爸特意为我敲的核桃仁,用了两个塑料袋装,生怕不保险,还要把它放进不锈钢锅里的核桃仁,自从我回上海考大学以后就很少再吃到的核桃仁…… 吃、吃、吃……有水气慢慢地升上来……

老妈要早点休息,我也再不能看电视,早早上床,可是睡不着。想起爸爸背着小小的我逛中山公园;想起那年阿姨一家去贵州看我们,表姐和我玩时突然发飙,把爸爸用铁皮给我打的小锅小碗小筷子都扔到楼下去,我胆子小,不敢哭不敢闹不敢下楼去捡,爸爸亲手给我做的小物什就这样永远离我而去;想起爸爸给我做的小黑板,出差时爸爸留言:“爸爸出差,给颖颖5毛钱用。”黑板的上方,有夹子夹着5毛钱;想起那年家里吵架吵得厉害,一向是硬汉子的爸爸,被逼得拿起敌敌畏,说:“你再逼我我死给你看。”小小的我哇的一声大哭冲上去抱住爸爸,多怕他会离我而去;想起那年爸爸肝炎,我回家,爸爸偷偷跟我说,给我存了多少多少钱,存折藏在了哪里,万一……我说我知道了,可是没有人时忍不住就哭了;想起02年暑假,无论我如何拼命打工,就是不够钱买电脑,爸爸说,人家有的东西我们一定要有,人家没有的东西我们也要有,给了我1万块钱买当时配置最好的电脑;想起爸爸写信跟我说,我是爸爸的宝贝。

……

我在上海寒冬的夜晚,就这样,躺在床上,眼泪丝丝地往耳朵里流。

我在上海寂静的傍晚,敲下这些回忆,眼泪不停地掉到键盘上。

我想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