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把所有的事情准备好了,可是一切成功都需要运气。明年的这个时候,我究竟会在哪个城市,做些什么,我在内心中期待着,希望所有的生活能够走向一个崭新的阶段。

过去的几年我足够努力,也取得了不少的成绩,可是我不知道生活对于我这样一个过于执着者,究竟会给予怎样的眷顾?如果顺利的话,所有的申请材料会在月底前寄出,我知道我有足够的背景,足够的抱负,但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月底可能会去台湾参加一个会议。虽然谈不上有多憧憬,但是我还是很感兴趣。只是希望两岸的官僚们能在截止日期前把我的入台手续办好。

在京都的神社里,人们一般会把心愿系在纸条上,如果真的心想事成,我和麦朵还要回日本还愿的。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