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位看官,这一回书说的是,兄弟南巡第三站扬州的故事。标题出自当年扬州八怪之一汪士慎的一句诗,在瘦西湖碑廊看到,十分欢喜,因正契合我当下心境——所有的美好都是用来回忆的,当日的扬州,即是日后的旧梦。

有道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我不用那么多,因为扬州有小宝。有分教:王小宝斑衣戏彩,蔡一玛初下扬州。


去时正值换季,扬州下雨,我没带外套,小宝便忧心我冷,要给我带衣裳。于是小苹果说,啧啧,姐穿的不是外套,是爱心。到后我穿上小宝拿来的运动外衣,笑眯眯道,是孝心。

王小宝兢兢业业陪睡,和我一起住酒店,于是我看到了叉穿的睡裙——啊唷幼齿的一刚,绿黄条纹,胸前大书“Hello Kitty”几个字,和叉平时努力经营的潇洒倜傥形象反差巨大。我实在笑得不行了,掏出手机要拍,叉奋起反抗——弱弱的躲进棉被里,只露出一个头,眼睛吧嗒吧嗒的看着我——这就是叉在微博里说的COS蘑菇造型的那张啦——可惜我手机挂了,广大群众已然欣赏不到。
5,对了,小宝我怀疑我手机挂掉是不是你念的咒!里面还有一段我偷录你唱扬州小调的录音呢!只给泥浆听过,现下大家都听不成啦!


小宝大有带我“食遍扬州”的雄心气魄,她小人家做寿的福满楼和举家出动的食为鲜,一一带我尝到。然而最叫我心心念念的,却是在东关古街的那顿下午点心:豆腐脑和新出炉的黄桥烧饼。
那天下午从个园出来,溜达去古街,古街明显是将老房子誊清后重新拾掇出来,铺面做旧,上桐油门板,类似杭州河坊街之类的地方。比河坊街好的是,并不全做游客生意,还是有许多真实市井之趣:卖酱菜的,卖汤团的,卖胭脂花粉的……虽有些假古董旧货店,许多本地大爷大妈出入其间,巷中树下廊下有人聊天,闲散恬淡。因早饭吃得晚,我俩便没有午饭,逛一圈后正好胃有点空,
看见一间豆花店,里面坐满本地人——我以我资深吃货的本能判断出,定有美味,遂拽着小宝进去。
有个仔的好处就是,我只需要指点一下我要“这个,这个和那个”,自然就有人乖乖的张罗着去排队付帐取食物。那豆花端上来时,只见一碗清白,正皱眉怎么都没有佐料,下勺子一搅,底下翻起来碧绿的葱花、淡黄的榨菜丁、三数虾皮、一点麻油,酱醋袅袅涌上,香味腾腾升起……一勺下去,豆子那种原初粗糙的生鲜带着一点豆腥突袭味蕾,正是小时候的家常味道。
豆花已是如此,烧饼更增惊喜。我原来是不爱吃烧饼的,嫌干,不料这个草鞋底烧饼是外酥里韧,芝麻壳薄脆脆的,里面的皮却是软而韧,有点嚼头,难怪乾隆下江南时也爱吃!
有美食怎能不和大家分享,于是我短信米叉等,结果回收的却是她的警告:小心发胖!
这个巫咒,后来被灵验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我妈喊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