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梦见在公司办公桌上养了几条鱼。
很小的鱼养在很小的鱼缸里。
鱼儿在水面扑通扑通的跳。
大概因为水太多了里鱼缸口太近了。
所以老有鱼跳出缸来落在桌上。
我就轻轻抓住再放回去。

忽然有一条小鱼跳得劲儿太大直接跳到了地上。
地上的光线特别暗。
我把平时不开的大灯打开弯腰找鱼。
我认为那鱼儿一跳一跳的应该特别好找。
可谁知地上还有许多蟋蟀。
也一跳一跳的完全找不到鱼儿在哪。

离开座位找。
旁边的过道有些地方感觉塌陷了。
甚至有的只是铺了些板子随时都可能漏下去。
好像陷阱。
有的地方甚至可以看到楼下。

这时东东枪过来问我干什么。
我说找鱼可地上全是蟋蟀。
被他嘲笑。

我继续找。
但似乎注意力更多的地面上的陷阱。
顺着走道走几步。
到了一个活动室。
那活动室其实是在下一层楼。
从走道走楼梯可以到达。
如同下陷的一个大舞池。
在边上就能看到下面最中间摆着一个大赌桌。
从这也能看出我所在的真的就是搭出来的一层。

这时旁边有个人说哎呀可能又没位子了。
又紧接着说好啊还没人玩。
咱俩玩会儿呗?
我回头看一个老外。
他让我跟他去赌桌上玩可我不会。
谢绝后他一人下去玩。
我继续回头在很多蟋蟀中找我的鱼。

接下来骑下班路上。

我遇到几个骑电动车的人。
他们有说有笑。
速度不快。

从其中一人身边骑过的时候。
我的车把挂在他的身上。
摇晃了两下还是没分开。
一起倒向我一边。
我意识到他的车太沉。
怕被他压住。
所以在倒地过程中我极力翻滚。
最后正好在落地时压在他的车上。
都没摔坏我们都站起来。
两辆车还倒在地上纠缠在一起。

瞬间围了好多人。
我本想看都没事就拉起车走人的。
不想那位爬起来抓住旁边一人就是一拳。
挨打的挣脱着解释不是我撞的你。
他又追另一个人。
边追边喊是不是你撞的?

我在一旁看着有些奇怪。
怎么刚刚纠缠在一起爬起来就记不住人了呢?
看他那凶相我也不敢凑过去说是我撞的你。
旁边的人似乎也都不记得我了。

我看着他寻找追打肇事者慢慢往人堆儿里钻。
心想现在去搬车肯定会被他发现的。
要不就这么走了我车不要了?
还是等等他先走了我再偷偷骑车离开?
可看他这意思不找到谁撞的他是不会罢休的。
这几百块钱的车我就不要了?

特别纠结。
无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