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车在金鸡湖边的时候,正好是阳光灿烂的时候,所以心情不错。20多天前已经来过一回,不过那天只是偶尔地一瞥,没怎么产生兴趣。新区的苏州和印象中的苏州不一样,当然印象中的苏州我也说不出来什么。明明应该是羁绊很深的城市,却每次来都带着一丝陌生感,或者说新鲜感吧。
  张宗子写品闵汶水的茶,写怎么制兰雪茶,写喝禊泉水,看得我一愣一愣的。“辨禊泉者无他法,取水入口,第挢舌舐腭,过颊即空,若无水可咽者,是为禊泉。”第挢舌舐腭是怎么个做法,过颊即空是怎么个情形,他老人家不用白话写清楚,别人也示范不了。什么样才叫会品茶,你说你会?解释不清楚的话,我还是不信。
  不知道怎么扯到茶的话题上。如今最贵的新宠是金骏眉,成千上万一两的价格,也是炒出来的价格,反正也喝不起。卢布自己喝的是陆郎茶,我偶尔跟着喝他的第三浇、第四浇,第N浇。陆郎也产茶干,和茶比起来,茶叶蛋、茶干,我更喜欢它们。
  还是做点正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