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img]http://node0.foto.ycstatic.com/200912/04/2/28318946.jpg[/img]

ps:图多到吓人,请当心。

从金刚峰寺出来,我们逃也似地上了大巴。日本的大巴里暖气很节省地只开一点点,但冻僵的身体还是一点点松弛下来。可惜坐了不过五分钟左右,我们又得下车了,目的地是高野山三大佛教圣地的最后一站——奥之院。
说白了,奥之院就是一个坟场。这里是弘法大师空海和尚的长眠之所,但僧人们供奉着逝去的大师一如其生前。而日本人认为,死后葬在空海大师周围,福祉可至来世,也就是咱们中国人说的风水好,因此历代权贵枭雄名流皆在此修筑阴宅,如今的规模已经叹为观止。从正门口沿所谓的表参道向深处的弘法大师御庙走去,一路可见无数陵墓——有企业为殉职员工所筑公墓,也有世家豪门的豪华陵墓,有平凡百姓的墓碑,也有像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等等历史人物的坟茔。奥之院内还遍植杉树和枫树,树下坟边时不时可见穿着围裙的地藏菩萨,为这庄重古朴的坟场添了几分可爱。而彼时正是高野山层林尽染的季节,奥之院内的红叶宛如云霞一般随处铺展,美丽得近乎奢侈,完全抢去了这些在历史长河中无声静默的墓碑的风头。
当时行程太过匆忙,而我全副身心都扑在那漫天红叶上,因此无暇细细品味这历史的风霜。回头翻看这些照片,却觉得大有意味。我不了解日本的历史,织田信长、明智光秀、丰臣秀吉等等倒是有所耳闻。这些人一生倥偬,叱咤风云,最后不过归于一抔黄土,几尺墓穴。又听说那些在史书中拼得你死我活、流血漂橹的世家大族,死后竟然在此比邻而居。奥之院内还有一处神社,美其名曰“英灵殿”,据说供奉着所谓战殁者,我们时间紧张,没能进去看看。上网查了一下,号称殿外有“五族墓”,供奉着日、满、汉、朝鲜和蒙古五族战死者。我坚信其中大部分是至今仍在十八层地狱油锅中煎熬的战犯,但或许也有不少人会为无辜惨死于战争的遇难者焚一炷香,念一声佛。佛法无边,将亡灵们一一清点,送往各自不同的去处;生死有度,万般终究归于寂灭,留下的不过一坛灰一抔土,石碑上一层青苔。而头顶的红叶,仍然年年自顾绚烂,丝毫不理会庙堂之上是否换了人间。“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图:奥之院入口一侧,跟神社一样,进去也要洗手。
image

图:一进门是宽敞的表参道,刚开始感觉还只是普通的林荫道,走着走着发现两边都是坟堆子了(囧)。
image

image

图:奥之院内处处是正到盛时的红叶。
image

image

图:美丽的红叶将陵墓装点成绚烂的舞台,只不过这舞台永无演员登场。
image

图:导游说这是从事航天工业的公司为因公殉职的职员建的公墓,但我怎么看怎么别扭,这多像个导弹啊……
image

图:也是员工公墓
image

图:还有主人为自己的狗狗建的陵墓,修得一点都不凑合哟
image

图:上岛咖啡也在这儿修了个坟,orz。是小日本根本不讲这方面的忌讳,还是小日本的商家为了打广告已经无所不用?总之,小日本真是太奇怪了。
image

MS是德川家康的墓,他小儿子给立的。真朴素啊,甚至可以称得上简陋了。这么个名垂日本史、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传奇人物,竟然就大大方方清清楚楚埋在这里,墓修得这么凑合,真让人不敢相信啊。我很好奇他到底是不是真埋在这儿,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人盗墓?或者说,他的墓里究竟有没有值得一盗的东西?
一衣带水,差别还是很大啊。
image

图:这里埋着传说中的丰臣秀吉,倭寇头子。戚家军真是好样的!
image

图:端坐林间的佛像,仿佛在看护着万千沉睡的灵魂。
image

地藏菩萨是奥之院内有趣的一景。如果没记错的话,在中国,地藏菩萨是主管人死后度化的,也就是说,管的是地下那些事儿。但在日本地藏菩萨成了孩子的守护神,人们在路边供奉地藏菩萨的雕像,以保家中小儿平安。久而久之,地藏菩萨也成了孩子的化身,因此天一冷,日本民众就会给路边的地藏菩萨雕像系上围裙,就好像给孩子添衣保暖一样。在奥之院里,随处可见这样的“围裙菩萨”。
image

图:可爱的双胞胎地藏菩萨。
image

图:化妆的地藏菩萨。导游说,去拜拜这个菩萨,化妆技术就会变得很好。
image

奥之院内的地藏菩萨千姿百态,有不少根本不是完整的人形,只是拿一块小石头大致雕一下甚至垒一下,也能寄托祈愿。走着走着,一座壮观的地藏菩萨“金字塔”出现在眼前,全部是由各色大大小小的地藏菩萨垒成的。“金字塔”有个悲凉的名字,无缘塚。

image

image

图:无缘塚里的小地藏菩萨
image

走到奥之院最深处,是弘法大师长眠的御庙。御庙之外有一条小河环绕,河上架一座小桥。河流靠御庙一侧被视为圣地,因此不允许拍照。而河这边,供奉着许多佛像,人们用勺子舀水泼在佛像上,象征着洗去自己的罪恶。从垂髫小儿到古稀老人,游客们都不会放过这次“受洗”的机会。有趣的是,我发现较之中国寺院里佛像的宝相庄严,这里的佛像别有一种风流灵动的气质。而佛像边是绚烂得如同火焰一般的红叶,映红了天空。

图:御庙外的小河。
image

正如前文所说,奥之院把空海大师当做活人来供奉,因此每天都会向御庙中送去斋饭。在奥之院参观的时候,我们很幸运地见证了这个简朴而庄重的仪式。几个大和尚把斋饭从河这边的一所房舍里抬了出来,行过礼后,又抬着过河送进御庙

image

image

图:河边湿淋淋的佛像,红叶宛如普照的佛光。
image

image

图:舀水的勺子和供奉的鲜花。
image

image

image

图:小河畔向佛像浇水祈祷的老人。
image

image

图:有个小loli也在浇水。姐姐我冻得快死了,这位小朋友竟然还光着半截小短腿,佩服佩服啊。
image

图:不一会儿旁边又杀出一名小正太。觉得很好玩是吧?在我这怪阿姨身边笑得那么可爱会有危险的哟!
image

图: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红叶。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图:一处典型的日式庭院,内有一棵枫树孤芳自赏,树下一地艳红,无人收拾。游客们连同快门声、惊叹声全被一道栏杆挡在十米之外,院内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不染纤尘。
image

image

在一处类似茶馆的地方休息了一下,每人喝了碗热茶,冻僵的身子终于暖和了点,于是又开始往外走。这个茶馆还有泡脚按摩的服务提供,引得同行几位上海记者蠢蠢欲动,不过时间有限,几个人只好硬着头皮上路了。
回程中,我们这才稍稍细看了一下路边的古人墓冢,还跟着导游爬到树林子里,看了一座号称整个奥之院最高的墓碑。除了那些传奇人物的墓碑,这里还竖着竖着松尾芭蕉的俳句石碑。不过我看不懂日语,印象中,被翻译成中文的俳句都有点像打油诗,实在很难让人体会到其中的美感。

图:奥之院里遍植参天大树,大多是杉树,也有不少枫树。
image

图:一株大树脚下,凌乱的堆着一堆石头。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也是曾经的地藏菩萨,只是疏于照顾罢了。
image

图:路边林间的古老坟墓和石碑。
image

image

图:芭蕉句碑。
image

图:这就是号称整个奥之院里最高的墓碑——崇源院的墓。崇源院是德川家康的儿媳妇,丈夫叫德川秀忠。她的原名叫浅井达子,“院”MS是日本贵族妇女的封号,估计跟中国的什么什么夫人差不多吧。搜索了一下,发现她和自己的两个姐妹是日本史上的传奇女性,难怪在奥之院这种地方,她的墓碑石最高的,连她的公公都比不过她!呃,问我这座墓碑多高?抱歉忘了……
image

image

离大门不远的地方,远远地看见一座神社。听导游说,那里供奉着战死者。我脱口而出:“供奉着战犯?”导游马上说:“在日本没有战犯。”我还没说啥,同行的一位上海男记者立刻对我说:“那场战争,其实无所谓谁对谁错。”我一听就来火了,日本人为自己涂脂抹粉咱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连中国人也要跟着小日本抹杀那段惨痛的历史吗?于是回击道:“侵略中国不叫错?”此男说:“其实很多事情你不知道的。”我在心里冷笑,哦,莫非你就知道了?你经历过那段历史?正想开口驳斥的时候突然觉得极其没意思,我跟同胞在日本的土地上,为侵华战争的正义与否争辩?心都寒了半截。

图:远处的神社,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关系,还是因为太敏感了,我们没能进去一窥究竟。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