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几位好友乘着一艘小船游湖,船在水里如风车一般高速旋转,我建议朋友把船帆升起来(……),于是转的更猛了。找个借口下了船,第二天早上再去,看见船翻在岸边,朋友们在泥泞的地上躺的横七竖八。一个很精英份子状的警察指称我有杀人嫌疑,将我带走接受调查。在那以后的许多年里,我和他前前后后交锋了无数次,在最终要见胜负的时候,他却在出任务时挂掉了。虽然依旧很讨厌他,但一时竟然也没什么快意的感觉。我离开警察局,经过一个集体婚礼的会场,看见很多熟悉的人。有男的,也有姑娘,看着他们配成一对又一对。虽然有些组合很让人诧异,但当时的想法是,不管怎么说,能有个结果毕竟是好的。就在我要离开时,已经嫁掉的一个姑娘突然扑过来搂住我脖子:“我反悔了,我还是想嫁给你!”

——这情节发展太过奇峰突起,当即被雷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