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失了话语权独立性的杂志,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这话是最新的WS杂志弯酸牙长的执行主编为他家杂志明年价格涨到20元做的前言兼解释之一,但是很遗憾,这本我看了23年,中途只停买过一年的电影杂志,最新这期却很失望地抄袭了我的文字(要不我文雅一点叫引用吧)。

 

先来看我五月的时候在MV杂志上写《纽约,纽约》的原文吧

“……影片大部分时候,张扬的德尼罗全然掩盖了明尼利的光彩,却又让人对明尼利的这个角色深深信服——这本来就是一个想在俗世中平淡地站在男人身后的女人,可是最后,她却成为水银灯下万众瞩目的黄莺。”

 

WS杂志八月号的一篇丽莎·明尼利的文章,在写到《纽约,纽约》是这样写的

“……影片大部分时间,张扬的德·尼罗全然遮盖了丽莎的光彩,却又让人对丽萨的这个角色深深信服——这本就是一个想在俗世中平淡站在男人身后的女人,可是最后,她却成为水银灯下万众瞩目的黄莺。”

 

最奇怪的是,WS杂志这篇文章没有署名,编辑水准也够低劣,把本该《纽约,纽约》的图片位放到明尼利和她父亲的图片位上。

 

我想,“话语权”和“独立性”当然重要,但“独立性”恐怕也要包括“版权意识的独立性”吧。若果真这样下去,真的是“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我不是为我的某两个句子被抄愤怒,而是为我爱过的WS杂志杂志扼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