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之邀,去温哥华参加他们的年会。一下飞机就有点儿恍惚,到处是中文指示牌、华人面孔,当我们还在国际化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中国化了,而且,是简体版的——我从免税店随便拿个雅诗兰黛的广告彩页,全是中文,简体的中文。
年会分展览厅和各个领域的小分会。展览里并没有出现中国的展品,不过,欧洲一个很烧钱的聚变核能项目Iter的台子上,中国的国旗被放在第一位,比德国、美国都要靠前——探索无辐射之忧的新一代核能,Iter很重要。一年前,Iter隔壁一个欧洲核子中心(CERN)的一个工作人员指着Iter的方向愤愤不平地介绍:中国给Iter投了很多钱,不给我们投钱。他认为,这样的情况,原因是欧洲核子中心只做基础研究项目,Iter是应用项目,“你们中国更喜欢应用研究”。
小分会的某一场是中国科学家主持的,这是件了不起的事情,相当于说,中国在那个领域处于领军地位的样子。坐在那里听,听来听去,总觉得话里话外的,演讲者的潜台词说:你们觉得自己够牛?那就来中国吧,我们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实验室和研究平台。那是让人民族自尊心膨胀的一种感觉,可我心里却总还是疑疑惑惑的,难道美国人搭个台子,是为了让中国来挖他墙角的?
晚宴上,我把这个问题提给了AAAS主办方的一个官员:“你们不怕被挖墙角吗?”那个官员笑了:美国现在穷了,你们中国很有钱,我们正在鼓励研究人员多多与国外肯出钱的机构合作,尤其是你们中国。
是呀,科学是世界性的,不是吗?可与科学世界性相搭配的是,有钱的中国正在用自己的品味影响着世界。
那天晚上,和一个NGO的前辈聊天儿,他说:现在做事越来越难了,全世界都认为中国很有钱,但很多有价值的事情政府从来不会出钱。
然后,我们就一起感叹:中国真的有钱了吗?如果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那,我们花钱的品味可真该好好提升提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