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不过三,但如果把这话搁在看戏上,要改成“好戏得过三”。啥意思?就是说,如果一部戏我都看了三遍了,而且是连续看的,还看得血脉喷张的,那我可真是遇上难得一见的好看的戏了。

《向上走,向下走》是一部能过三的好戏吗?

今天,北京下起了大雪,我寻思人艺小剧场的观众也许会比平时少。于是,约上一二好友,去看了第三遍。万一人少,客观上能帮这部戏聚那么一点人气。再者,人少的话,我不就能坐前边儿睁着我这虾米眼看个仔细了嘛。

image
左腾云的左氏防身术

北京这破地方,但逢雨雪,交通必一塌糊涂。跟我去的朋友一男一女,男的,自己掏腰包;女的,我请了。我在东方广场等他们。女的,就在崇文门,所以早早儿就来了;男的,道儿挺远的,抬表一看,都七点十分了,才从地铁里冒出来。我最痛恨看戏迟到,在我带领下,我们从东方广场一路狂奔,十分钟抵达小剧场。买好票,进去一看,我的担心纯属多余,观众完全没有因为大雪天儿有任何减少。

关于我第三遍看《向上走,向下走》的心得,怎么说呢,反正出了剧院的门,我还是跟打了鸡血一样拉住俩朋友聊了个不停。他们在看之前就被我灌输了这样的理念——一般我跟别人推荐好东西,都不敢把弓拉得太满,期望越大,失望可能也越大嘛。可这部戏,完全不必有这个顾虑,我就是跟你们把这部戏夸到天边上,你在看完之后,肯定真就到了天边了。果然如我的预料,这俩朋友在看完之后,也high得不行了。他们看戏时也是先笑喷了,最后被感动到哭。我们在王府井大街上边走边温习着剧中的精彩段落,我则兴奋不已地说着我的看法:“这部戏好就好在,往左边挪一寸,就可能成为一部恶俗的小品;往右边挪一分,就可能成为一次装逼的实验。可这帮人,恰恰就是不当不正,拿捏得那么稳准狠,TNND!”

对头!第三遍看这部戏,尽管那些桥段我已经很熟了,但还是觉得挺好看的。而今晚我还遭遇了让我感动的一幕——女主角于莎莎在剧中有几处打喷嚏的戏。听上去,她今晚的喷嚏打得太真切了,连说话的鼻音都比前两天重了许多,我当时脑子闪了一下,她别是真病了吧。果然,谢幕时,制作人李家讴告诉观众于莎莎今天发着39度的高烧。而在最后一段全剧高潮时,于莎莎踩椅子差点踩空,当时可是让我怜香惜玉地咯噔了一下。

image
于莎莎扮演的小保姆

这部戏里我最欣赏的是于莎莎和左腾云。我觉得于莎莎将来的戏路也许会很宽,她有可能成为一位可以驾驭反差极大、类型迥异的角色的演员。而左腾云,在看《士兵突击》时,我就欣赏他演的绝情坑主白铁军,在我的“士突”排行榜上,白铁军名列第三,前两位是史今和高城。白铁军是一个只有几场戏的小角色,却被左腾云演成了令人难忘的大人物,他印证了从来就没有什么小角色的真理。去年做《士兵突击》的专题报道时,由于版面所限没能采访他,很是遗憾。在《向上走,向下走》中,左腾云把保安这个角色的内心世界刻画得十分丰富。

其实,这部戏值得说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我反复告诉自己,千万别忘了提到谢幕,俩保安铁哥们的谢幕很绝妙。这俩哥们在剧中闹掰了,谢幕时,他们走到一起,先是梗着脖子,一副依然死硬的样子。而坐到一块儿时,面无表情地掏出烟来,点着打火机之后,犹豫了一小下,终于互相为对方点起了烟。这是每个男人都曾有过的生活细节,在谢幕时呈现出来,自然又是让人心里一热。

今晚的观剧体验也有不爽的地方,有一女观众没完没了在那里拍照,而且还用了闪光灯!还有,第一排的一女观众竟然带着才几岁的孩子进场看戏,那孩子几次大声讲话,而且在结尾高潮处,更是说个没完。完全崩溃!

我们的剧场啥时候才能真正消停and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