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膽怯地在面前為自己 筑起高聳的圍牆

在這表面的居高臨下架勢 把小小的脆弱藏起來

環顧四周 發現 已經沒有留下任何人

我神經質地 敏感地 不得不 承認 在精神和心靈上

最終 還是 孤立無援的 一個人

這壹仟貳佰玖拾陸天來 一點一滴的幸福 填不滿内裡無限擴張的龐大黑洞

總是用十分之一的時間來快樂 用餘下的時間 悲傷

開始的小小滿足 到後來 努力地壓抑湧上來的寂寞

無法理解 自己 怎麽可以如此自如地在白天笑臉迎人 在夜裏 角落裏 舔噬傷口

終究 心理上還是一個人 

希求溫暖 卻容易盲目地 讓自己不斷往裏陷

心 若可以只痛那樣地一下下 而不是每天這樣地鬱結 堆砌出生生的疼

我想 也許 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