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两年前的今天,我在美国怀俄明州的一个小镇罗林斯过夜。
那天我们刚刚离开黄石公园,正在赶往怀俄明的首府夏延。
一个汽车旅馆,毫无声息,所有的人都睡着了。
我们溜达到一家subway,怀孕的女店员帮我们做了她今天最后几个三明治,好吃极了。
吃完三明治,我们在门廊下吸烟,看星星。
两年过去了,物是人非,刚才找出这张照片,欷歔不已。

image

我们走过漫漫长途,最后走到哪里、遇到什么,自己全然不知。
本来都想好了,不要随波逐流,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但这有多么难。
不但没有扼住命运的咽喉,反而让命运抓住了蛋蛋,气都上不来。
两年就这么过去了,作为一个失败者存在着,仍然不爱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