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h和他的结尾

《起点》

女人
带领行刑犯穿越草地
别上一只
沮丧的耳朵

或叫

带领他的意识
一寸阳光

《死人》

诗人的头衔之前
一个圈
一个点
成为诗人
他吃早饭
他是年轻的学生和
年轻的泥鳅
说双手的时候
双手光耀
圈圈点点

一个孱弱的胖子
走进草丛更深处更深
面部扁平,仿佛忧郁
坚硬的姿势和坚硬的壁炉

伸出一只血色的脚趾
诗人说话
风吹乱草里火焰
活物都在联想
诗人仍长大
并坚信自己

(坚信自己)
会成为诗人

什么轻轻吹破了
什么又
小心合拢
夜晚走圈,圈里满布镰刀
车床亮起红点
性别偏阴

死人站在“遥远”
的遥远中心
哲人
九年
九年
他吃下最后一个太阳

诗评:认识h有一两个月了。第一次看她的诗在文笔上没有太大的惊人之处。她是那种掩藏在平凡中的不平凡。她的诗近乎纯粹的把心灵的意韵抒写出来。(因为我们都是不需要理解的一群,但又更期望理解。)

所以,她的诗就把她的心灵直直的摆放在读者面前。而这,往往让那些习惯了‘世俗’的晦言涩语的人却读不懂。这不需要多高深的,多玄妙的理解。无需理解,思想永远理解不了诗意,只有心灵才读得懂诗。
                ——只村

诗人:一夜桃色

《他说他比诗歌更真实》

他用右手触摸我的嘴唇
这最终让我无法呼吸
他扳起我的脸说
丢弃诗歌,那些死亡的肉体
抱紧我
我比诗歌更真实。

《午夜穿行》

猫的哭叫消失在午夜的开端
它的主人,一个小小的女孩
正在独自穿行一个陌生的城市
没有伙伴
只剩下一条黑色蕾丝裙像影子缠在身体
手无寸铁的成长
她想起薇薇
另一个写诗的孩子,他说他已经没有眼泪。

《烟城似梦》

我的城市浸泡在雨水
像一个失了声音的迷离女子
她只低头看着脚尖一串一串的雨水
不再回忆任何有关于她丢失的故事。

诗评:认识桃色的时间更长,大概有半年多吧。最初就喜欢上这些感性的句子。她似乎是个柔弱的女孩。在她的诗中表现出的是语言的轻呼,而内心里却在咆哮,压抑的咆哮。当这种理智的压抑失效时,就迸涌出来,成了她的诗。

我们认识时,我还在磨练印象主义的描写。事实上,看的出我们彼此走过的路,都是往一条各自既定的方向走去的。我走入一个注重与文字本身的意,偏于技巧的摸索。她则走入一个抒发内心情绪的道路。是的,她有许多情绪需要抒发,正因为她情感丰富,才写出了这样一种类型的诗篇。

这一组诗,是我见到她比较成熟的作品。已经能够自如的抒发她丰富的感情。
                ——只村

诗人:商器

《乳房是无罪的》

乳房是无罪的
乳房里的乳汁是无罪的
乳汁白色
而白色更是无罪的


长有乳房的人往往有罪
玩弄乳房的人往往有罪
被乳汁喂养大了的人
往往有罪

《我打开地图,指着荆门》

我打开地图,指着荆门:
我准备,在这个城市定居

父亲没有反对,只是告诫我——
那么,你要加倍小心,因为那儿将有
你的恋人,你的妻子,你的儿子或女儿

他们会在这座城市的某个位置等你
千万不要,辜负他们

诗评:读他的诗有一段时间了。虽然我们还没有交谈过。他的诗并不多,看的出他并没有进行过多的技巧磨练。诗的语句都很平常,但在平常的句子里,他却能很好的把握事与理的融合。使得他的诗又有自己的特色。呈现出一种哲理性的暗示。然而,就这点来说,又不能不说是具有另一类型的写作技巧。
                 ——只村

诗人:北泅

《马》

马的头骨瘦小
马的鬃毛瘦小
向远处跑去
我的眼睛多么瘦小
黑色多么瘦小

《水》

从清晨走到子夜
调色板上剩余的字
是一个倒扣的海洋

《一》

它就这么躺着摊开两只空的手
周围碎了气体很大我看不见

《疼》

2006年4月23日

《村》

你是一个黑点
你是一个白点
说话的时候你变成
一串省略号向上

《她》

她左边的空间多么暧昧
它左边的部分多么暧昧
他右边的宾语多么暧昧

诗评:这组是被子(北泅,我们都叫她被子)突然突破的创作。以前她的诗有和h的相似之处,但本质上是不同的。从这段时间相识,一起组办诗社以来,我看着我们彼此的进步,不得不说老说。我们都是按各自天赋的既定的方向走去。虽然我很难几句话把这种认识说清楚;但我肯定,我们走的都是只有自己才能走过的道路。

这一组,她在技巧上寻找着突破口。我认为成功的开放了诗的语句格式。其中的重复,排比,以及对比,等。多种写作技巧都融会作品当中,在技巧上是值得观摩借鉴的一组。
                  ——只村

诗人:梵高与木马

《我是不是在远行?》

我在你的睡梦里梦见孤独
我在你的话语里呓语悲观
我在你的脚步里踩伤影子
我是不是在远行?

《一句话》

一句话,
这个世界上多情的婊子太多了,
简直达到了乱花迷眼的地步。

《给母亲》

我坐在北方阳光明媚的下午里
想起我远在南方的母亲
母亲已经四十八了
我亲爱的母亲啊

诗评:这位朋友是h介绍的。h说他的诗很有海子的意味。我读来,和h的评价一样。确实有海子淳朴的意味。在淳朴中不失诗意的抒发内心里那些不能用其他文体表达的感知。尤其第一首《我是不是在远行?》。并没有复杂的句式,韵脚;也没有多玄乎的写作技巧,就是简单的排列句。这让我更确信;诗,其实就是简单的句子。并不需要之乎者已,反到那些之乎者已的人,却失去了读懂这简单句子的人性本能。
                 ——只村

诗人:那别

《模仿》

一只鸟飞过
另一只鸟唱歌的树梢
之后,两只鸟一起
飞过没有鸟唱歌的树梢
这好象
许多年前
我模仿你的姿势
一天天睡成
你的摸样

诗评:那别这首模仿,不知是不是意为模仿‘后卫’。这首本在他的一组诗中,当我第一次看到他的那组诗,就喜欢上这首,并且很是羡慕。这一点被子也是如此说。

就这首诗,不得不说是绝美的小诗。那种灵巧,就像诗中的鸟。活灵活现,并且蕴涵丰富的自然活性。什么都不说了,诗是无法解释的,这种感觉只能意会。
                 ——只村

诗人:毒害

《无题》

下午  
拿起笔  我开始装模作样
“别再跟我说话“   我张大嘴巴
露出断根的牙齿   不知过了多久
纸上仍是一无所有 

有人问我拥有什么
我就把药与密码锁进匣子 

八年前 我是孩子 寄人篱下
吃的菜都是好看的“绿“
只有一次  像赐给我新的味觉
我舔了舔盘子
用沾满油的手 开门
阳光在那一天也泛满油光
后来   很多人尖叫
用我接满的泪水  清洗把手 

《无题》

定义
强奸发生的时候
男人在旁边   驻足观赏
从“贝莱德”吹来的风
覆盖了他的视线
后来   甚至很多年后
她问:“你是人?”
不是,他很坚决
我是男人 

《无题》

从我眼里开始     
这个多彩的世界
像血与雪的混凝土
在马拉的幸福里
沉重的钢鞭吻着背脊的花
泥塘以脚印为模子
滋养腐叶 腐叶给他肥沃
还有红绿的木材在这里抗拒燃烧
大森林里 太阳是个旅者
只在夜晚筑起篝火旁的帐篷
精卫鸟盘旋在天空
血红的喙里塞满了她的儿子
早有预谋的闪电
吞掉宁静    她将儿子溺死泥里
为这块森林   立起碑坊
宣告着--------黑暗在这里   

诗评:毒害来诗社有段时间了,我曾说我喜欢他的诗,并且问是否缺少了题目。就是以上的《无题》这个题目,也是我加上的。他的诗就只有诗本身,没有题目。他说是自己不敢枉加题目,但我觉的或许诗本身就是没有题目的。题目只是一个索引,方便读者阅读或传播,而诗的本体,就是诗本身,不包括题目。(但现在我又认为,其实诗的题目也可以写成诗的一部分,这就打开了诗的又一绊绳,让它更加自由。)

就诗而言,他的诗似乎是一种述说,对主观世界里那些自然形象的述说。并使得这些作品,具有独特的诗意。像一个个画面。这组中,最后一首我个人认为不应该总结‘黑暗在这里’。这一句就像一只巨大的理性的手,把我从感性的诗意中提了出来。
                 ——只村

诗人:尹才干

《搓麻将》

他乡的夜晚
砌一座四方城
居住我们的
笑声

真笑
住在城的中心
翻开的那张牌
四方一样绝对真诚
假笑
住在城的周围
扑着的那张牌
还盘算着四方的心

自叹手气不好
需要换种笑声
不同方位的哗哗哗声
洗出了弦外音
功夫在牌外

众目睽睽之下
砌了又拆
拆了又砌
这是一座
永远也砌不成功
永远也拆不了的
围城

2006,05,03中午畅饮后速作

诗评:得知伊才干有段时间了。他常在‘诗生活’游走,我也在那混着。他平常的诗我不是很感兴趣。但就这首,我觉得大不同。读完后发现署时时,才得知是‘酒’的作用。这真是酒后出诗人呀。想来李白要不喝酒,估计也写不出好诗。

但这不能否定诗人不饮酒时在文字上的学习和练习。这首诗通俗,却又不平常。在通俗的小事上体会到人生的大哲理。语言干净,简单,直白。大有李白之风范。
                 ——只村 

诗人:伊沙

《春天的乳房劫》

在被推进手术室之前
你躺在运送你的床上
对自己最好的女友说
“如果我醒来的时候
这两个宝贝没了
那就是得了癌”
你一边说一边用两手
在自己的胸前比划着

对于我——你的丈夫
你却什么都没说
你明知道这个字
是必须由我来签的
你是相信我所做出的
任何一种决定吗
包括签字同意
割除你美丽的乳房

我忽然感到
这个春天过不去了
我怕万一的事发生
怕老天爷突然翻脸
我在心里头已经无数次
给它脆下了脆下了
请它拿走我的一切
留下我老婆的乳房

我站在手术室外
等待裁决
度秒如年
一个不识字的农民
一把拉住了我
让我代他签字
被我严词拒绝

这位农民老哥
忽然想起
他其实会写自个的名字
问题便得以解决
于是他的老婆
就成了一个
没有乳房的女人

亲爱的,其实
在你去做术前定位的
昨天下午
当换药室的门无故洞开
我一眼瞧见了两个
被切除掉双乳的女人
医生正在给她们换药
我觉得她们仍然很美
那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说人话还是有人听得懂》

不去山西春游的老师
照常上课
所以我来上课

所以
就有同学张口问我
“老师,你为什么不去春游?”

我想都不想地回答说
“同事里头没我朋友”
赢得全班掌声一片

《春天的亲人》

每年春天
我都在花的现场问人
“这是什么花?”
“这是什么花?”
“这是什么花?”

然后
忘记
然后在下一年
接着问人
接着忘记
以至于很多年

我觉得
我比那些知晓
所有花儿名字的
植物学家们
更是春天的
亲人

诗评:伊沙一开始我不怎么喜欢他,因为他的吹擂。慢慢的,我发现他原来是个性情中人,再加上我对诗本身的理解加深。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其人其诗。在他的帖子后面,我说到:你就是经久耐看型的。越看越喜欢。

以前诗社就已经得到过他本人同意,转载了一组。现在这几首我个人觉得他的功底越发成熟。对事与人,想与思,情与感,这些等等的元素,把握的更‘自然’随心。使得作品更具有浓厚的诗意。

他一直倡导口语化写作。许多人认为口语就不算‘诗’,诗应该有诗的句子(以前我也这样认为。)但现在,你看他这样一组作品,难道可以说没有诗意吗?

并且在诗中蕴涵了人生的感悟与内心的独白。之前我说过,其实诗就是一些简单的句子。只是一些人之乎者已久了,反到读不到这些简单的诗句。就像一些用伪劣的浓过头的香水的妇人,再闻不到真正自然的花的香熏。
                 ——只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