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陌生人享受性爱。浪潮袭来又退尽。白瓷灯下,你抽一根中南海,沉默不说话。陌生人有瑰美的年纪,紧实的腹部,一遍遍问,你左臂上的海豚图腾有何寓意。

你和陌生人享受性爱。浪潮袭来又退尽。白瓷灯下,你抽一根中南海,沉默不说话。陌生人有瑰美的年纪,紧实的腹部,一遍遍问,你左臂上的海豚图腾有何寓意。

你突然变得十分烦躁,说,我高中里搞过的男人和女人结婚了。 陌生人不再说话,只是轻轻搂住你的肩。无论你怎样发胖,锁骨依然凛冽。 此刻,陌生人的安慰也许是好的。 你继续说,我并不爱他,高中的时候我的眼镜片如此之厚,看起来那么丑。他是篮球队的主力,有好看的单眼皮。 你做爱的技巧已经如此之好。陌生人浅浅地笑,这也是能让人喜欢上的地方。 你在出租车上碰到高中的同学,然后他就絮叨地告诉你一些人的境况,末了,他说,你知道吗?那个曾经被女生喜欢得要死的篮球主力终于结婚了,对象居然是我们班的某某。 你短暂地停顿后,还是不咸不淡地回了句,哦。 可是,此刻,你在陌生人面前是百无遮拦的。你无论怎样说,都可以如明镜倒影看到自己的内心。你们曾经喜欢彼此。 对的。那个篮球主力一直是你喜欢的样子。眼尾轻轻拖延的单眼皮。 他骑车送你回家。新千年的时候,拥挤在人群里,你们在太阳升起的时刻,紧紧拥抱。 可是现在是09年了。他结婚了。 你在陌生人面前哭。你知道怎样知道自己正在苍老吗?去看身边的幼童,转眼间就从襁褓里跃为地面上可以直立行走的小家伙,甚至可以整套整套地说话。你就如是苍老了。 你没有应陌生人的要求留下来过夜。 春日的午夜,有天然的惆怅。你一个人走,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你乍然间就明白了处于异域里的他的感受。原来爱是一样的。你不知道何时开始喜欢上他,也许是一封封邮件,也许是和他电话里的交谈,也许是仅仅因为寂寞。但你知道,他即使回国,原因肯定也不是因为你。他喜欢那个男子很久。而那个男子,是完全不属于你一个世界的。那么,有一天,你和他,或者他们,注定背道而驰吗?他是否又知道,你也是一直爱着他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就像《霜花店》里的洪,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做,只能按照王的指示,一步步服从。你一直是相信的,王爱洪,洪也深爱着王,这个完满的世界,只因为一个女人的破坏,女人也是无辜。 宫廷的欢唱,王缓缓地吟唱,那一幕怎么也无法从脑海抹去。   谁来带我走?我很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