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台湾的文艺片,从来都是我的菜的,现在却不行了。

“朱丽叶”讲述了三个时代的三个故事,听名字也知道是关于爱情的,有的悲情、有的滑稽,却哪一个都看不下去,是看不下去啊,都不是不好看。我确实老了。

徐若萱扮演的残疾女孩,走路艰难和低头是她的两个特征,拄着的拐以及头发上别的发卡分别是两个特征的符号,每每出现女孩,必是这两个符号在上下晃动,以示女孩内心的苦闷与焦灼。这段故事看得我好辛苦,单是为那两个符号的过于突出,就已经倒了胃口。

年纪老了以后,似乎看不得受苦,于是第二个故事里,棒打鸳鸯的结果是一个在精神病院里迷惑不清,一个纠缠于探视和走开之间,这种割舍已经不再适合我,摇头走开吧。

第三段故事里,朱丽叶这个名字赋予了一位男士,从外形到内涵都与朱丽叶这个名字毫不沾边的一位男士,是要制造一种滑稽的气氛出来吧。但是除了滑稽,看不到其他的东西,没有温情,没有亮点,没有哪怕硬币大小的感动。

朱丽叶这个名字,仿佛是代表爱情的符号,在前几年吴君如的电影里,朱丽叶仿佛是一种磨难,却更能留下印象。

看来,心里早已告别了朱丽叶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