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我们的时代踏步不前?昨天他们才告诉我,时代已经很进步了,我看不仅仅是进步,经过艰难决定,我们的时代简直是往前迈出了很大一步,从“文字狱”进化到了“敏感词”。这变化着实不小,身为诗人,我感到无限的悲哀和由衷的无可奈何。汉语正在被割裂、被管制。

替政府说话就是作恶,这话显然是错误,现纠正如下:替政府删帖是伟大光荣和正确的,你觉得这话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