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009-11 摄于朝阳区甜水园                                                                                           Nikon D80 腾龙17-50      

再没有比这更直观的了,看着像什么?
太赶时髦了,难道我也是跟风说起了环保?

忽的一下子,人们变得很脆弱.

低碳也好,各种减排也好,末日游也好,北极熊和帝企鹅的灭绝也好.一下子就出现了.
再加上经济危机,美国有史以来最高的失业率,2012的应景上映----似乎都串通好了一股脑警醒世人.

似乎末日的征兆很明显,才知道,50年以来,其实人类没有为环保和抵抗温室效应做出过任何实质性的行动.
想来也是,看看依然在销售的汽车,依然在开采的煤炭和树木就知道了.

现在把责任归咎于任何一个个体和组织都是不负责的.归根到底,正是恶存在于每个人的脑海中,才会有今日的结果.但是,有时候生存欲和恶念竟然只有小小的差别.何为需求何为作孽?
我们能做些什么?我们该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