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跟昨日,带妈妈跟随公司人马去秦皇岛玩了一趟,累得跟狗一样,昨天半夜才爬回来……
相当华丽的地方在于:今次不但去了秦皇岛,还顺道去了北戴河。也就是说,俺们玩了2个海滩,虽说北戴河据说其实也是秦皇岛的一部分,不过俺们去的两个滩气质很不一样!
北戴河的滩非常专业,刚一进去就看见大排色彩艳丽的大阳伞,躺椅,五颜六色的泳圈挂起来。海滩很漂亮,金色的沙子,深蓝的海面上用彩色的浮球标出来安全范围。还有像煮饺子一样活崩乱跳的人,既有帅气的东方美青年,也有身材火爆的外国美女,还有活泼鲜嫩的小孩子,更有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_@#*!%×)+$&……周边卖泳衣泳圈的,更衣洗澡的店很多,所有洗浴店前的楼梯上都有洗脚池,刚从水里出来踩了一脚沙子的人一伸脚沙子就净了,方便!北戴河有非常商业气氛,明显是开发起来很成气候的海滩了,所以可以看见大批的外国人过来游玩,也算是一种风景了。值得一提的是不想下水的人,也有很方便的观景台可以靠着看海,不过椅子要收费……如果人不多,倒是相当合适玩水累了的人上来端椅子坐下看海吃饭,只不过俺去的时候那上面已经被穿着整齐的人们占据,要是真有人泳装休息反而奇怪了。
海滩漂亮,热闹,只是海跟建筑的距离很近,才几米的样子,要是潮涨起来,估计要没得玩了。这么多人拥挤狭长的沙滩上,太局促。加上来回叫卖食物的当地人,坐在后面休息喝水吃东西的人,滩显得有些杂乱。过分强烈的商业气息也阻止了像俺们这种闲淡心情出来看海人的游玩欲望。
秦皇岛的那个海滩(姑且这么叫吧,不知道当地人怎么称呼这个海滩)是先去的,也是俺们今次游玩的主要地点。宾馆,车,吃饭全部都围绕在周围。那个滩,人其实也不少,但是比起北戴河的那就简直是太冷清了。没有成排的大花阳伞,没有舒适躺椅,没有外国人做阳光浴,没有人热闹叫卖泳衣泳圈,也没有安全线。长长的滩边,只有靠南边有卖烧烤的店跟洗澡的地方,再就是最靠近北面有两间房卖小饰物,剩下的全都是宽宽细软的沙滩,从水边往上延伸出去一两百米。相当开阔的空间,没什么配套周边,稍微有些野。浪花安静的一下下卷上来,又退下去。人们在滩边随意散坐,摊开一块布,撑着阳伞,也有自己搭帐篷缩在里面的。也有下海去扑腾的,但是更多的是在岸边挽起裤腿趟水的。一堆人在海边拣贝壳。好多家长带着孩子出来玩,堆沙堡,挖沙坑,做沙馒头。赤条条的小孩子们跑来跑去在水里抓红色的海菜(不认识叫不出名字--)。有个坐小船的地方,不过据说要80一小时,俺觉得太贵就没去。总之就是地方没有怎么商业化,但是想玩的话吃喝玩的都有。人虽不少,但没到拥挤的程度,大家都很放松的下水。
感觉很多当地人都过去玩。有人沿路叫卖他们刚下海抓的海胆,不少同事买了,一块钱一只大约十多公分直径的。大的2块。女同事们穿上漂亮的泳装下海玩去了,俺跟妈妈都不会游泳,也就没折腾那些,直接在滩上铺布坐下晒了大半天的太阳。结果好多同事都把东西扔俺们这里,俺们成了看包人……好在妈妈也不愿意下水,所以重任就交给她了。俺下水去拣了点贝壳上来,妈妈看了很喜欢,这才在俺再三劝说下卷起裤腿下去沾了水。哈哈!她开始怎么都不肯下去,下了以后才知道舒服。沙子特别特别细软,带着水特有的轻柔,踩上去像在柔软的细棉布上一样,然后一个浪过来,凉凉的水扑到脚面上,下去的时候带走了脚底的沙子,人会陷下去一点,几次浪过后,脚背就会被湿润的细纱覆盖,很奇妙的感觉。大连那个没有沙滩的滩上,沙子也是这感觉,温柔的好像女人的身体,甚至有几分捉摸不定。倒是宁波那次,虽然沙滩跟今次的差不多宽广,浪下的细纱却异常结实,根本不柔软。不知道是不是北方的海都有这样细致柔软的沙底。什么时候有钱了,去南方那边海边玩,看看是不是宁波那个是例外。
妈妈很满意这次看海旅行。
刚开始报名的时候说带家属要交200,知道家里肯定会为这个犹豫,所以差点没打算去的。想到妈妈跟俺说了好几次她一辈子没看过海,趁着还能走动想去看看大海是什么样子的,跟家里商量了下,妈妈还是忍痛决定要交钱去(汗)。今日跟妈妈算帐,以低于俺们吃住行的标准算200块一个人也够本了,况且俺还是不花钱能陪着去的,妈妈这才释怀。
行程是这样。
周五下午3点上的车。一共七八十个人,是包的车,两辆,一中巴一大巴。俺跟妈妈被分配在小一点的中巴上。车很舒适,妈妈说虽然是长途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她倒觉得身体还蛮适应,来回都没什么不舒服。难得。
晚上8点到的酒店。不过看到店名的时候大家都寒了下。叫“新郭林大酒店”。旁边有人打趣说助理看来在单位地下吃郭林还没吃过瘾,所以就在秦皇岛定了新郭林的房间。房间窗户很小,不过基本还算舒适,除了卫生间稍微跟不上档次。妈妈倒是很兴奋,洗完澡后躺床上直喊舒服。俺才想到,妈妈可能是头一次住宾馆==……比较搞笑的是第二天一早起来,俺进卫生间洗漱,回房间时发现妈妈居然把床给整理了下。要是她真的能整的跟原来一样平整俺倒也没什么话说,问题就在于被子回了原位但是皱皱巴巴。还有准备睡觉的时候她拉着俺不让开空调。俺心想,那么大的被子,窗户又小,门窗又不能开,再不开空调会死人的啊!后来依了俺,早上起来连声说睡的舒服。没有住宾馆经验的人啊!
扯远了……
到达当晚放下东西,就再次坐上车去往海边。别问俺为啥是坐车去。今次最大的感想就是以后要是再去海边玩,一定要找个能走着去海边的住宿店。坐了十多二十分钟的车,就到了海边去篝火晚会了。
其实一路上大家都在吃吃喝喝,应该肚子不饿,可是到了海边才发现还真的是饿了。所以一桌10人,十多盘海鲜烤串居然生不够!烤羊肉很咸,烤鸡心很淡,怀疑老板是不是把鸡心的盐都撒进羊肉了。不过吃着还是很香~炒蛤蜊,炒花蛤,炒蚬(音xian,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字)子,扇贝,超小扇贝,烤鱼,羊肉串,鸡心,火腿肠,毛豆角,盐水花生,烤馒头片,盘子一个一个上来,也一个一个下去,末了还是有人朝老板那边狂吼:老板!我饿!引来一群人狂笑。不过七八十号人一起张嘴吃饭,还都饿了,老板那么快就一道道上菜还真是不容易。看他跟俩伙计在店里忙得恨不得脚都用上。后来大家感觉都没怎么吃饱,多少有些不满,那边就不再一盘盘上了,直接烤出来放着,随便拿着吃,消耗也挺猛的。俺过去瞅了一眼,看到刚出来的二三十串肉串半分钟之内就被一抢而空,那还是在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大火堆都烧了有一会儿的时候。据老板说当晚光馒头就去了200个。俺不太相信。一共才七八十号人,一人就分了两三个,一个馒头能切三四片了,就是400串,怎么看也不像。不过男士们也许吃的多吧。俺没吃烤馒头,妈妈吃了说味道还不错。M先生指着不远处的一桌让俺看,俺看到一桌满满的,整整齐齐的码满了空啤酒瓶,异常壮观,俺大惊。
说起来刚开始还没坐定的时候,妈妈因为觉得就她一个是老人不太好意思凑拢去坐,导致俺们找不到桌子可以拼的。有两个俺想过去的,一个听见人嚎叫说这桌是喝酒的就没敢去,另外一桌里有LY小姐跟她的LG,倒是非常热情的去新搬了椅子过来想俺跟妈妈去坐,这个时候M先生过来招呼俺妈妈说那边新开了一桌,于是赶紧跑过去(为此还向LY的LG道歉+感谢)。后来事实证明,当时俺们的抉择是多么正确!那满满一桌空酒瓶的正是俺听见嚎叫喝酒的那桌。没想到能喝到这种程度,太恐怖了。而后面那桌被俺抛弃的,在大火堆烧起来后很快就没人坐了,因为他们是下风,偏偏离火堆特近热气,烟,都往那边飘。那桌的根本就没怎么吃,人都跑出来吃野食了。倒是俺们这桌,离火近,闹腾的大部队离的远,可以坐着慢慢吃,相当不错。
篝火是吃到一半的时候才燃起来的。燃料是沙堆中间临时支起来的木架子。海边晚上潮潮的,木头又不太好,很难烧起来,老板就开始泼油。油一上,火就呼啦啦的窜上去了。老板拿着油桶,一勺勺的舀出来泼,每次都是小半桶,泼了四次,木头才真正着踏实的着起来。眼看着原本支撑整齐的木头中间一根显得越来越长,旁边的大片也开始翻卷起来,发红的木头伸向夜空,零星的火星跟随烟气飘散开来。老板又拿出不少鞭炮,俺们这边的年轻人们开始欺哄闹腾,比赛点鞭的,拿鞭甩着吓唬人的,围着拍照的,吹口哨乱叫唤的都有。不久有人牵头要大家手牵手拉着围成一圈,绕着火堆跑。大约大家都觉得有点傻,开始没多少人响应,不过火堆倒是适时的旺起来,人就慢慢圈起来了,拉着手左右走动抬脚跳舞,后来还真的跑动起来了!火苗呼呼的往外冒,木头呲啦啦的响,人也一圈圈越跑越快,大家一起嚎叫,最后火堆终于在众人的嚎叫声中应声而塌,人圈子也呼啦一下从木头倒下的方向散开。
那之后就是自由活动了。火还没有灭,大家围着火各自活动。技术的那帮男孩子有好几个喝高了,偏要玩摔跤,一堆人在沙滩上推来推去,一直要把人推倒在地为止,但是被推的又不甘心,爬起来就反推。旁人看可能只是觉得太闹腾,俺看了却觉得实在有伤风化。经常是几个推一个,人家倒了还要把人按地上(因为起来就会反推,很危险--#),倒地下的挣扎又挣扎,等上面的一撒手就爬起来追。唉……
还是女孩子们老实,要么就是跟LG私人时间去了,要么就是成群站在海边看黑漆漆的海面|||||||……
俺比较不老实。因为吃饭的地方不是沙滩而是有堤的,所以没法下水。俺沿着堤一直走啊走,终于找到一个可以下海滩的地方,但是一个人不敢下去,只好退回来。没想到正碰上M先生,他好像也算是找口子下水。于是俺们就一起去了海滩。妈妈看着海上黑黑的害怕,不让俺去,俺说有伴不怕。事实证明,俺又选对了。晚上虽然黑,看不清水底下的东西,可是这趟出门还就是那晚上拣到的贝壳好,完整,相对来说比较大。M先生当时就笑着说搞不好明天再来拣就见不到这样的了,没想到还真给他说中了!第二天俺打起精神认真拣的还真都没晚上拣的大。
一群人搞到十一点半才上车准备回酒店。让人惊喜的是车刚开,海滩上空就燃起烟火。哗的一下炸开,然后缤纷的散开来。一个接一个。夜色里弥漫开轻盈的光彩。炫目的颜色划过天空,短暂照亮海面,然后消失,仿佛不曾存在过。然而更多的后继者接连前来,仿佛赶赴光的盛宴。可惜那些已经和高了的人没有精神去体会这海上烟火的浪漫了。
到房间都十二点多了。俺赶紧洗了个澡,匆匆睡下。真的睡的很舒服,就是睡的不够!明明8点才起,却总觉得太过匆忙没睡过瘾。
总之就是一大早就爬起来,被告知赶快下去早饭。匆忙饭间又被告知出发前就要退房,只好赶紧上去拿东西。俺心里那个不舍啊!明明午饭还要回来的,退房了就没法回去歇了,泪。
上午就是一直呆在海边了。看人游泳,拣贝壳,跟晒太阳--b|||||||……然后回酒店午饭,下午就去了北戴河看海。途中略有坎坷,稍绕了点弯路,临近目的地的时候还因为找不到停车的地方费了些周折。
上午大家貌似玩的都比较尽兴,所以大部分上午下过海的人下午都没再下去。其实除了人多点,北戴河的海还是比上午的那个感觉要好的。俺跟妈妈找了个凉快地方看美女帅哥。看见好多同事零零散散的往码头那边走去。妈妈死活不肯下沙地走,俺也只好跟着在上面呆着。不过看到好几个身材特好的外国帅哥在那里打沙滩排球,养眼!也看到好几个身材巨棒的外国MM,羡慕死了!大满足ing~~~
原定下5点半出发回程,实际快到6点才走的。司机开的很快,如果不出意外9点半就能到家的,可惜还是出了点情况。走到香河了,大家都觉得胜利在望的时候,有几位提出来要去服务区解决一下。司机看到有服务器的牌子提示就拐进了小道,没想到夜色茫茫车就错拐进了出高速的口,大家都傻了眼。好在后面跟的那辆大巴没有跟来,不然就麻烦了。估计那司机得气死。带路的在俺们车上,那司机也年轻,所以一直是跟在俺们车的后面的,但是俺们这带路车却屡次走错路……回头事小,无非再交一次钱。没想到香河出站的收费口那里正有一辆巨大无比的拖车被卡在口子里,进也不是出也不是。被它一卡,收费站所有的口子都不能进出了,提示全变成了叉叉。司机等得火急火撩的,看见来了个交警收费站才算临时开了新通道。出了收费站,司机异常郁闷的说,男的要下去的赶紧下去解决了吧。结果他这么一说,车上的男士们反而不好意思了。再三催促下才陆续下去了几个。女士们毫不客气,在第二个下去的时候开玩笑说:男人,又下去了一个。引来一阵爆笑。
最后到公司停定已经10点。到家就快11点了。看妈妈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俺很是担心。
今日一觉醒来,俺浑身腰酸背疼的,妈妈倒是还好。想想也是。妈妈一直坐在岸边,俺却先是弯腰拣贝壳,再是回家路上一路俺都在努力挺直腰板企图看见前面路况。

除了拣到一些小小贝壳,俺今次还入手了2条珍珠项链。海边买的,是真品,等级如何就不知道了。15一串,妈妈带着蛮好。妈妈一高兴,就买了两串……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俺头一次看到长得好像肉串的树。其实就是白杨树的幼苗,但是刚长出叶子的时候是一团团的,中间还有没长叶子的地方,看起来叶子就像肉串一样一嘟噜一嘟噜的,很可爱。刚看到时俺没出息的惊奇了半天。

------
原来自己觉得没过多久的那个大孩子儿童节的游园活动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要不是想起好像一周没写日记了,爬上来看看,翻到对乙酰氨基酚大人(咳咳,RP的ID)的留言,俺都不会意识到,6月16日到今日,已经一个月了呐?
跟着去了对乙酰氨基酚大人的窝里偷窥,看到他说那天是他第一次坐旋转木马。其实俺之前也没玩过呢!在小白甜文里如此经典的桥段,俺却没玩过,就连跟鱼鱼还有阿草草去游乐园玩的那次居然没想起去坐坐……
ps:今日是吉田三周年忌日?异端群里有人说俺们忘本了。俺心情很复杂。现在俺到底是什么本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