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強 人 20090507 黃 金 冒 險 號

今 年 五 月 四 日 , 有 足 夠 的 國 際 城 市 視 野 , 就 會 明 白 , 這 一 天 是 戴 卓 爾 夫 人 上 台 三 十 周 年 紀 念 , 一 件 改 變 世 界 的 大 事 , 更 值 得 紀 念 。
戴 夫 人 為 什 麼 是 一 個 人 物 ? 因 為 她 很 「 型 」 。 為 什 麼 「 型 」 ? 因 為 她 的 信 念 強 烈 , 她 是 一 個 對 人 生 和 世 界 都 有 看 法 的 人 , 她 不 但 宣 示 她 的 理 念 , 而 且 敢 付 諸 執 行 , 所 以 她 很 「 寸 」 。
一 說 到 這 個 「 寸 」 字 , 一 個 平 庸 的 社 會 , 自 然 視 之 為 「 偏 激 」 。 然 而 , 對 於 平 庸 的 一 大 群 , 持 有 任 何 鮮 明 的 意 念 的 人 , 都 是 偏 激 的 , 在 一 大 群 待 宰 的 母 雞 眼 中 , 會 飛 的 老 鷹 , 也 很 偏 激 。
戴 卓 爾 夫 人 「 寸 」 到 什 麼 程 度 ? 她 說 : 「 沒 有 社 會 這 回 事 , 只 有 男 人 、 女 人 , 以 及 家 庭 。 」 (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society. There are men and women, and there are families. )
戴 夫 人 深 惡 大 鍋 飯 的 社 會 主 義 , 連 「 社 會 」 這 個 名 詞 也 一 併 蔑 視 。 因 為 當 時 英 國 什 麼 都 國 營 : 鐵 路 、 航 空 、 電 力 、 水 , 全 部 由 政 府 經 營 , 有 一 套 道 理 , 叫 做 「 社 會 責 任 」 。 戴 卓 爾 夫 人 認 為 , 「 社 會 」 這 種 概 念 , 把 簡 單 的 事 情 , 弄 得 很 複 雜 , 慢 慢 人 人 都 向 「 社 會 」 攤 開 手 板 。 政 府 管 得 越 死 , 人 越 懶 , 人 懶 了 , 就 窮 , 人 人 都 窮 了 , 就 甘 於 集 體 的 平 庸 , 戴 夫 人 解 放 了 國 家 , 解 散 了 國 營 的 「 社 會 」 , 讓 人 人 都 可 以 置 業 。
前 人 種 樹 , 後 來 的 克 林 頓 和 貝 理 雅 , 都 在 這 個 女 人 的 餘 蔭 下 乘 涼 , 也 叫 人 買 房 子 。 但 戴 卓 爾 沒 有 叫 你 明 明 沒 有 錢 , 也 向 銀 行 借 房 貸 , 她 叫 你 自 食 其 力 , 做 小 生 意 , 拼 搏 了 首 期 , 才 好 買 房 子 。 今 天 金 融 海 嘯 , 是 克 林 頓 把 戴 卓 爾 夫 人 的 理 念 , 又 變 成 社 會 主 義 , 甚 至 銀 行 的 共 產 泡 沫 。 英 國 的 民 意 , 七 成 主 張 戴 夫 人 回 朝 執 政 。
她 在 台 的 時 候 , 大 選 從 沒 輸 過 , 向 病 重 的 社 會 下 猛 藥 , 英 國 人 受 不 了 , 天 天 駡 她 。 駡 歸 駡 , 人 人 在 心 裏 都 知 道 她 是 對 的 。 有 性 格 的 人 物 , 就 是 型 人 。 她 從 心 底 裏 看 不 起 辱 駡 她 的 人 , 因 為 她 知 道 他 們 都 很 蠢 。 三 十 年 後 , 時 間 證 明 她 是 對 的 。 與 這 種 女 人 一 起 活 過 一 個 時 代 , 就 能 分 辨 什 麼 是 真 正 的 政 治 家 , 就 像 吃 過 魚 翅 , 以 後 面 對 一 碗 粉 絲 , 還 標 着 魚 翅 的 天 價 , 你 就 會 向 酒 家 的 老 板 拍 桌 子 : 媽 的 , 這 種 貨 色 , 也 賣 一 千 二 百 一 盅 ? 你 以 為 是 特 區 政 府 副 局 長 的 工 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