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昼夜交接的时候总是容易困,别人睡午觉,我爱下午觉。
黑沉沉的夜里转醒过来,抱着电脑打算出门,猪顶着个湿淋淋的头发说,零下3到5度。
低头看看身上的单衣,叹口气认命地从橱子里拿出羽绒服和手套。
华丽地又错过了半小时一班的公车,罢了,步行罢。外面滴水成冰,月亮却是又圆又大,低低地挂在漆黑的幕布里。

突然想起,身上的这件羽绒服,达令也有一件一样的。
最先是谁买的呢,忘记了。只记得那年冬天,总有达令开车接我,车后座上,两件一模一样的羽绒服。
达令达令,穿着LBD接到新娘的捧花,幸福一定不远。

 

2。

关于冬天,我总有一肚子的抱怨。
曾经过过那么几天贪恋被窝的腐败日子,下午两点起床洗澡,然后去厨房吃"早饭",窗外已是黄昏——一整天连个日光都没见着。

今年夏天结束的很突然,气温骤跌,感觉入冬了天气却又缠绵起来,从大衣又穿回毛衣,太阳偶尔也露几天小脸,这才觉得有点秋天的味道。
然而,一旦市中心老广场的彩灯一开始挂起来,圣诞市场的木头摊位开始装起来——无论如何冬天是来了,气温一下子跌至零点。

萧杀的冬夜里,挂着彩灯和旋转木马的圣诞市场,弥漫着Glühwein的香味。
买了一把炒杏仁慢慢吃着逛,卖杏仁的小哥居然用中文跟我说你好,天雷。
猪一个人吃了一条能有20cm长的炸鱼,直呼过瘾。我嘿嘿笑着,下回我们再来吃烩蘑菇。
两个人在躲在某个雕像边上捧着热气的饮料,看着圣诞市场满满的人,嘴里呵出一口雾气——在萧杀的天气都好,这里实在是一个能让人心头一软的地方。
也好在漫无边际的冬天里,有这样一个月,总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