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热恋中的小蚂蚁,一只住在小岛的南端,一只住在小岛的北部,他们每次的约会,都要穿过湍急的溪流,巍然的山头。他在芭蕉叶上惊心动魄的漂流过,她在龙 卷风里花容失色的挣扎过,只为一场温暖的相见,吃再多的苦,都在彼此以触须拥抱的刹那兑现成无边的幸福。他说,我的肩膀是你一辈子的岸。她说,朱颜退去春 衫尽,心还会在此地为你守候。

他们属于两个世代仇视的蚂蚁部落,能偷偷相约,却无法长相厮守。可是,爱是苦难打磨的一颗珍珠。他果然不再对其他蚂蚁的眉眼动心,她也果然把思念一个人做 成每日的功课。但该发生的还会发生,一场预料中的海啸让所有的蚂蚁开始从绝望到疯狂,他们都在告别,因为谁也无法把家搬到海洋外的陆地--- -除非做一只会飞的蚂蚁。但蚂蚁怎么会长出蝴蝶的羽翼呢?他们也伤心的拥抱在一起,不为灾难,只为爱情才刚启程,沿路的风景才次第开启,像两个抬眼看到烟 花的孩子,刚一微笑,花火就阑珊。
        面对死亡,谁都心有不干,他们疯狂的约会,流泪,拥抱,原本一个月的来回,在它们飞速爬行的决心里渐次缩短。有一天,她发现自己会走了; 有一天,他发现自己能奔跑了… …他们带着奇迹的秘密继续为爱而爬行,他们谁都没有说破那个希冀,为爱的约会渐渐成为一场场希望的演习。那一天,洪水滔天,所有的蚂蚁都在挣扎,只有他们 手拉手飞奔… …直到他们发现,巨浪渐渐离他们越来越远,云彩离他们越来越近… …

等洪水退去,他们又回到了生存的土地,他们激动而幸福的拥抱在一起,都说是为劫后余生的爱情。谁都以为,他们该快乐的把童话写到尾声吧。但当日子开始山清 水秀的铺展开来的时候,当他们简简单单能拥抱的时候,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爱情已像打开的香水瓶,他开始抱怨她整天粘在身边,自己飞到哪儿就跟踪到哪儿,而 且啰啰嗦嗦的像蚂蚁婆婆,世界上有那么多的蚂蚁,妩媚的,温柔的,安静的,为什么我当初选择了她呢?她也时常会想,世界上有那么多的蚂蚁,英俊的,勇敢 的,能干的,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么坏脾气的一只呢?连说话的热情都没有,要命的是他们最后都会优越的总结,我可是一只不寻常的会飞的蚂蚁啊。于是他们开始互 相嫌弃,互相看不起,可是,他们偏偏都忘记了… …他们,是怎样才长出了飞翔的翅膀… …

生活就是这样:有时,爱情能穿越宏大的沧桑,抵达幸福,却穿越不了宁静的琐细.

個人投資-理財投資-投資公司-Financial Advi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