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在写字这种与自我对话的静修仪式都褪作某种权力诉求的今日,被卷入动力论的我们何时能重见天日?
2.8 人们在愚昧的黑夜中或怯于追问的黎明中曾对一些吓人的东西感到惊慌失措。等到白昼出现以后,他们再看到那些吓人的东西将会付之一笑。
4.3 如果不注意时代的特征,政治的改进以及政治手段等,那么阅读历史也不会比看传奇小说更有益处。简短地说,就是如果不把它当作人类的历史来读,就不会有益处。所谓人类的历史不是说某些特殊人物的历史,这些人被装入名誉殿堂的神龛里,并且落在漆黑的滚滚前进的时代的洪流里,这股洪流无声地把它面前的一切都卷入那个所谓永恒的无形的空虚中。因为既称为形,我们能否把它称作“无形之形”?
8.6 不合理的等级差别使文明变为祸害,它把世界上的人分为骄奢淫佚的暴君和狡猾妒嫉的依赖者两部分,这两个等级的人几乎同等地趋于堕落,因为人们所尊敬的不是履行与人生有关的责任,而是地位。
5.9 与老人的相处中,感受得最多的莫过于阿兰德波顿笔下的遗迹情结了。的确如此。我们在老人身上时常嗅到的时间的无情与不可撤销,于是我们记录,记录,用各种方式,文字,图像,音乐,磁带……等等,所做的努力却都不过是杯水车薪。我们所欲捕捉与所欲挽留的,只是时间翛忽越过指尖的几缕片鳞,只是当时万千变化的场的几道波磁。过去不可考,所谓记忆的呈现,似乎都因一些过程中不自觉攒积的主观情绪被烙上了执拗的色彩,可说此时心中关乎那时的映像,或多或少都是被再渲染再剪辑过的。也正如此刻,我试图从脑海里纷杂奔放的思中理出个头绪,试图用最明晰的字眼将其再拼凑再演绎,而往往留下的,似乎总是思的干瘪无趣的遗骸。
4.9 因此我沉默。我歌唱。我让我手下的魂灵气喘吁吁地蹒跚跟来,让她以临界的姿态施展自己。因此我作画,修改,再作画,再修改,她领我和我领她,踏着绝佳的舞步,那样单纯若环。
7.9 我们总还是想去抓住,我们总还是想去证明,无法任由其放空和逸走。或许生命本该抗争,去击破些看似已成定局的,或许生命本身就是一场浩荡悲剧,也无所谓路应该向何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