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看欧洲杯,最要命的倒不是瞌睡,事实上,用炯炯有神来形容自己并不为过,大家都一样,不打无准备的仗,一个月前就开始调时差,为了精神,糟蹋一下肉体也没什么了不起。

但肚子的时差始终倒不过来,俗话说得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皇帝不差饿兵。看球赛,又费马达又费电,才喊了两嗓子,肚子就饿到前胸贴后背,最麻烦的是,凌晨四点,去哪里找好吃的?而且,看球是体力活,失盐量过高,需要重口味来调理,这个时间段,烧烤摊子都散架了,24小时便利店倒有,但光靠油炸薯片和压缩饼干,是享受呢,还是受刑呢?

想起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说到三年自然灾害,一家人都没吃的,许三观就只好每天躺在床上给老婆孩子用嘴炒荤腥,每天一盘菜。火爆猪肝,姜葱都要切得细细的,还加摘了叶的芹菜,猪肝在旺油上一跑,几铲子就起锅。如此油爆爆的画面,烈女看了裤带都会松吧?

美食这个东西,我一向认为饥饿是最好的噱头,棒子面窝窝头,慈禧逃难时就变成了天下美味,舌头痒起来,真是挖祖坟的心都有了。

前不久一部《舌尖上的中国》火了起来,大家都用“舌尖上”的什么来造句,说一些煽情超过艺术人生的话。倒是真有创意的“舌尖上的屌丝”这个店名被勒令停止使用,也没什么原因,大概是觉得“屌”这个字比较生猛吧,其实老板不妨改成“舌尖上的鸡丝”,这样又通俗,还不犯禁忌。

《舌尖上的中国》隐隐有一个训导在其中,手工做的、费时费力的,才是好东西。这暗合了当前的流行趋势,同时勾起了人们对于食品安全的愤怒。工业化的食品,虽然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但什么都是人在操作,而人是最不可信的,没有了制度约束,那好人也没心情去行善了,这个年头,要多么强大的信仰,才坚守得住内心的道德啊。

食品工业化,最大的一个害处,就是传播速度几何级数增加。以前也会有人在农产品上做文章,比如给鸡灌水,给黄蟮撒盐之类,但危害性相对较小,现在,动辙就是全国总动员,波及城市乡村。

最近最闹心的一件事,就是可口可乐被查出使用了致癌物质,且该物质还是美国使用量的14倍。如果中国的癌症率没有美国的14倍的话,那就说明中国人的体质远远好过美国人。一直知道可乐比较垃圾,因为生活小窍门里告诉我们,可乐有很多用途,比如清洗马桶,可以去除尿垢,自此我看见这种饮料就会绕着走。

关于食品安全,每个人的耳朵都起了茧子,也只好麻木不仁,不然还怎么活下去?新闻上说不能喝牛奶,那就喝豆浆,不能吃豆芽,那就吃豆腐,两害相权取其轻,就吃那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相对安全的东西吧。

由此想起以前宿舍里的一个极品懒人,从来不洗衣服,一堆脏衣服里,总能挑出相对干净的那一件来穿上。比起他来,我们真是羞愧至死,因为他穿的都是最干净的那一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