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在这说了我的“北京观点”, 晚上被朋友问“为什么”。
  为什么?北京就象个bitchy的女人,对你万般可恶,但就是让你恨不起来离不开。
  为什么?先是衣食住行:
  在北京,想找到双完美得让你愿意放弃男朋友的高跟鞋?不可能!当然,在这里遇到个好得让你愿意放弃高跟鞋的男人那就更不可能了。
  说到吃,北京可能是中国“在外吃”习惯最旺盛的城市了,所以什么样的餐厅都有,不过,就是没有让你觉得真好吃又舒服且品质服务永不变的。好的,不好的,最终只能凑合。差别只在于凑合的程度或高或低,最后只能自我欺骗,转移注意力。今天去个设计好的,忘记怪异搭配的so-called fusion。明天去个好吃但是得屏住呼吸单眼紧闭冲进“洗手间”。后天,发现我们的“食堂”重新装修了,变得象个饭店酒廊,更不说味道也不是那么回事了。最逗的是,前段时间公司楼下开了间西餐厅,什么都挺好,而且,竟然还有卖我爱抽的一种法国烟。自己去了几次觉得真的不错。赶紧约好朋友来共赏之。结果,第一次,去朋友起身,脑袋直撞在吊灯罩上,哗啦一声,满头玻璃渣子。意外,意外。第二次,配好了红酒和甜品,老板还亲自选了一个牌子的ice wine来助兴,一口下去,朋友差点被呛背过气儿去,意外,意外。什么都好,就是冥冥中老出意外。
  住,我家的老宅在后海,独门独院,院子的枣树一到秋天结满了果子。我没事就前院后院东厢房西厢房的疯跑。那时侯我最喜欢的事是,夏天午后,在没人的后海,漂在水上,一点点漂向湖心,看着老树的叶子黄黄绿绿,被风吹的沙沙响,岸边那几个钓鱼的老爷爷好像永远都一动不动,偶尔有一辆汽车开过,自行车的铃声,卖冰棍的老奶奶,午睡刚醒的孩子。。。现在。。。
  行,每天堵车的时段比不堵多。我和partner经常一边开车一边开会。城市太大到哪都太远。北京路上的行人是世界上最不怕死的。骑自行车的是世界上最有punk精神的。出租车司机是世界上最牛逼的,并只知道二环,三环,四环,更别提那著名的“北京出租车之味”了。而且,从今天开始,出租车涨价了。
  然后是“人”。我有时侯跟人开玩笑说,beijing is the city of 凑合,the city of 混。在北京多年的老外听了总是哈哈大笑,继续bullshit。可是,难道不是吗?我今天刚看了陈冠中谈香港文化边缘化问题的文章。他说香港can do 精神和工夫精神的落没是一大问题所在。可是,北京, 这个形式高于一切的城市, 一个权的城市, 有谁还有力量追究细节的不完美,一个利的城市,谁还可以停止脚步, 一个文化交杂的城市,谁还可以停止bullshit。
  那我们为什么还留在这儿,这么多的不好,更别提那见鬼的天气和空气。
  我也在问自己。
  虽然答案还不明确,但是,我知道,心里的那份感情是爱,是逆来顺受过后的温顺,是高涨激情过后的平静,是愤愤不平之后无奈又温柔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