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清楚记得,第一次来杭州是和5位室友,我们从上海乘火车,站了2个多小时。
一晃过去了7年,金兰如梦。

从客户工厂出来,先是走了半个小时,期间没有车。当时想,就这么跨过钱塘江,走回市区也未尝不可吧。这时候,开过来一辆公交车:当时天边是暗淡的红色,道路是苍凉的青黛色,你看到亮着车次号码的灯光近了,简直是一个令人泪流满面的电影画面。我想也没想就伸出手臂,车居然还真就停下了……
这里我真的要感谢那位司机妹妹,人长得漂亮,心地也善良。

在宾馆放好行李,马上去慕名已久的外婆家,两人风卷残云了9个菜,接着按照计划夜游西湖。
我看了一下时间,开始走路是9点,回头是10点半,真是佩服自己,不知不觉就在寒风中走了那么长的路,如果不是因为种种无法预计的原因……这场游行应该会在更早的时候结束。

沿着湖边直走,并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来到断桥,寂静的白堤上,几乎没有人。
此时,两个男人,一个有女友,一个没有,但都有些寂寞起来。
断桥并没有断,相遇的传说也一直流传。我问他,如果女友这时候突然从桥的那头出现过来,你会不会当即求婚。
虽然知道这个如果足够夸张,但是,求婚这种事,应该是非常美好的,可以没有雨,可以没有断桥,但不能没有突如其来的爱与喜悦,让你或者你们在当下觉得自己就是那个遇见了白娘子的许仙。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会的。

谁不曾期许过一场相遇,在某个天地相连的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