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了四年多的办公室要搬家了,从可以俯瞰莱茵河的22层(在本地算是最高楼了)搬往紧挨着河边的另一座写字楼。虽然这次只有4层,不过大家都开玩笑说总算可以爬楼梯健身了。

早上SAP的大老板之一Oswald到访,这种级别的高层居然也是只身前来让我少许惊讶(据说司机在楼下等)。以前来访的一些大小公司高层多数也是单人,这种简洁的作风令人印象深刻。

今天大家都是正装打扮,却偏偏又突然把预定明天开始的打包工作提前到今天,下午只好穿着白衬衫一头大汗地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