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得了巩膜炎,姥姥带他去家附近的人民医院挂了眼科,年青的学生似的医生姐姐很快给以确诊,点了她开的眼药水后,病菌迅速得以控制,大头的眼睛一天天的恢复了原样。前天又带他去复查,医生姐姐表示基本已经好了,若不放心,再点几天眼药也无妨。

大头表示人民医院真高级,真大,原来除了儿科还有眼科和其它的人很多很多的地方啊。大头看医生姐姐这么能干,不解地问我,当初为什么没让姥爷住人民医院呐?

这个问题猝不及防,但我又意识到,其实我每次经过人民医院都会想到,爸爸的老邻居们最后都是从这家医院走的,反倒他不是。我跟大头解释,因为姥爷那时的情况,人民医院已经不肯收治了。所以爸爸托了朋友,我们送他住在一个中医医院。

大头问:为什么姥爷的病那么严重,怎么就治不好了呢,难道他得的是癌症么?我说是的。大头很惊讶,然后说他很心痛。

就快到姥姥家了,大头一句句问我姥爷是怎么走的?你怎么知道他要走了?他怎么知道自己要走了?

我说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就是姥爷最后看了我一眼,在那一眼中我觉得他知道了,之前他也并不知道。

大头说:一会儿千万不要跟姥姥说。又按时间顺序问了我是什么时候知道姥爷得了病,那一年住过的那几个医院都发生了哪些事,病是怎么发展的。

我讲到ICU的医生跟我说了姥爷已经走了,就没有再讲后面的事了,中年人需要面对的场面,这么小的孩子不用跟他讲。大头虽然还是问,我只是说: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就是这样了。大头问:“原来不是你跟姥爷说:我爱你;姥爷说:我也爱你,然后你们就再见,他就闭上眼睛走了的?”

我说不是。谁跟你说是这样的?大头说:姑姑。

我笑:不是那样的,没有来得及。

大头说:太让人难过了,都没来得及。我说是啊,所以我们活着的时候,要好好活着,并让你爱的人知道:我爱你。不要等来不及的时候。大头问:天上真的有公主给姥爷带去我们想让他吃的东西吗?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可能有吧。这就是有宗教信仰的好处宝宝。大头问:灵魂是什么样子的,真的是一个亮晶晶的小的我,可以飞吗?我说: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