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声。

身体和水面撞击发出一声巨响。
意识在短暂的几秒内和肉体分离,然后又回来。他听见水声在耳内咕隆隆作响。天空的颜色变得混浊起来。隔着厚重的液体传来游马的喊声。
“鲨鱼——!!”
但那声音也被水波扭曲而变得模糊不清。
他就这么放任自己的身体一点点下沉。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这样很舒服。水波轻轻地推动着四肢慢慢摇摆,身体变得轻松起来。
凌牙觉得自己的意识也要一点点地溶在水里了。
也许确实是这样也不一定,因为他看见了鲨龙。
紫红色巨大的怪兽在他上方静静地俯瞰着他,沉默地述说着什么。
是了,自己是为了什么才会落入这般田地的呢。
他一开始是完全没有把那群小混混放在眼里的——就凭自己的身手,再多来一倍也只有当他沙包的份。但是他忘记了游马并不擅长此道,何况还有小鸟。于是他再度阴沟里翻船。
这是第几次了呢。貌似遇到那个笨蛋决斗者之后自己就经常遇到这样的事。
真的是个笨蛋呢,那家伙。明明是不擅长的事却总是拼尽全力。
自己也是,什么时候变得和他一样笨了?
笨蛋是会传染的这句话看来是真的呢。
他不禁嘴角微扬。也许正是这份勇气拯救了自己也说不一定。
不后悔吗。鲨龙问道。
憎恨。愤怒。这些才能带给你力量。舍弃了它们,你就无法保护你重要的东西。无论是决斗、妹妹、或是那个少年。这样也没关系吗?
不对。他回答。我现在所拥有的力量,比你所说的那些更强。那还是他为我唤回的。
就让你见识一下,名为神代凌牙的,这份坚强。
鲨龙的身影渐渐融化开来,隐没在黯蓝的水体中。
谨遵吾主之愿,它说。

——————————————
给梅子姐姐贺生短篇,20题之一的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