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季卿没有反应,不等于别人没有反应。对于道袍青年的建议,被锁在季卿怀里的少女几乎立刻就说道。

“可是,宫主……”道袍青年显然是这白色少女的部下,他不敢违逆少女的话,却又不服气自己的意见被无理由的驳回,因为急急的想要说服少女。

“他和我有缘。”少女却没有让道袍青年说下去的意思,所以没有等青年把话说完,便已经径直说道,并且对着其他人抬了抬下巴,于是所有人都把剑收了回去,就连道袍青年也不得不气冲冲的把桃木剑插回了剑鞘里。

少女则转头看着妖冶女子说道:“他人有要了,因此内丹的事,日后我自会拿东西来抵。”

“景毓宫主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那妖冶女子继续吃吃的笑道,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团扇来,遮挡在红艳艳的嘴边,对着季卿抛了个媚眼:“只是,不知道这位公子对你的话有什么看法?”

“不要!”

季卿没有反应,不等于别人没有反应。对于道袍青年的建议,被锁在季卿怀里的少女几乎立刻就说道。

“可是,宫主……”道袍青年显然是这白色少女的部下,他不敢违逆少女的话,却又不服气自己的意见被无理由的驳回,因为急急的想要说服少女。

“他和我有缘。”少女却没有让道袍青年说下去的意思,所以没有等青年把话说完,便已经径直说道,并且对着其他人抬了抬下巴,于是所有人都把剑收了回去,就连道袍青年也不得不气冲冲的把桃木剑插回了剑鞘里。

少女则转头看着妖冶女子说道:“他人有要了,因此内丹的事,日后我自会拿东西来抵。”

“景毓宫主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那妖冶女子继续吃吃的笑道,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团扇来,遮挡在红艳艳的嘴边,对着季卿抛了个媚眼:“只是,不知道这位公子对你的话有什么看法?”

被成为景毓宫主的少女像是才想到一般,仰首看着还抱着她的季卿,理所当然的说道:“就是这样,愿意来我们华盖星吗?”

这个问题虽然不如刚刚那个‘请非礼我’来的荒谬,但是也足够让季卿愣一下了。

华盖星?外星球?

“华盖星属于三十六小洞天之一,也就是你们所谓的仙界。”景毓大概也知道自己的话太过于不明不白,所以她补充的问道:“知道虫洞吗?”

“知道。”季卿含含糊糊的回答。

“虫洞”是连接宇宙遥远区域间的时空细管。它可以把平行宇宙和子宇宙连接起来,并提供时间旅行的可能性。

说的比较玄幻一点,就是通往异世界的通道。

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这个名词是却标准意义上的‘科学技术名词’,由爱因斯坦提出来的。

现在,外星球,仙界,爱因斯坦这三者联系起来,让季卿觉得YY小说都没有那么扯蛋。

在季卿觉得很扯之余,因为对虫洞之类的名词的了解,季卿却忽略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作为修仙者的少女,为什么会知道“虫洞”这个词?

景毓却点点头,继续解释说道:“当然,我们这些修行者比虫洞这个名词的诞生都要早上好几千年,这个名词,不过是为了让你更好的了解而已。

说的准确一点,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通往其它星球或者其它世界的通道。其中被我们这些修行者,也就是你们所谓的仙人所掌握的,就是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共计一百零八个星球。

但是,这个星球却是我们作为母星,故乡的存在。我们偶尔会挑选合适的人选,引导他修行,而只有修行到一定的修行者就可以穿过‘虫洞’,到达仙界,也就是‘登仙’。”

“为什么想要我去那里?”季卿奇怪的问:“因为我可以在这个锁链下说话?”

“因为你对我有特殊的价值。”景毓很认真的看着季卿回答道:“非你不可,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的‘钥匙’。”

这话语类似热情的表白,不过景毓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所以季卿也不觉得景毓这个真是表白,他只是重复着少女的话语:“钥匙?”

“是的。只要我再修炼下去,九天玄金锁可以锁住所有生灵,”明明在被捆绑住的季卿的怀里,景毓却轻松的伸出手,拉扯着锁链说“但是我也是修行者。虽然我现在还可以控制锁链,但是伴随着我下一步的修炼,总有一天我会被反锁住。但是有你就不同了——”

“你是指,我可以帮你解开锁链吗?”季卿看着这些锁链问道。

景毓立刻点了点头:“是的。拥有最强锁链的我,还有唯一可以解开这条锁链的你,只要我们合作的话,没有人可以奈何我们。”

只有一把钥匙才可以开的锁才是好锁,可以所有锁的钥匙才是好钥匙。不过现实是一把锁通常有几把备用钥匙,而可以开几把锁的万能钥匙却很难找。

季卿并不相信自己会成为‘唯一的’钥匙,而且,就算成为了也没有好高兴的。因为这个明显偏离了季卿给自己设定的人生道路。

他的未来可没有成为仙人,征服天界的打算。

所以季卿冷淡的问道:“我可以拒绝吗?”

“可以。”景毓面无表情的回答:“但是因为你身上有我们想要的内丹,既然不能成为我的钥匙,那么我必须按照计划,杀死你取回内丹。何况,身为凡人的你,在没有修炼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接纳这颗内丹。”

这样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吧?

“哟哟,这样杀了这个小哥我会可惜的,您不要的话,不如把他让我吧!”最先把问题牵扯到内丹上来的妖冶女子这时候却笑嘻嘻的说。

景毓立刻回答道:“他是我的。”脸上虽然依然没有表情,不过她的声音里有着冰的温度。

“人家好像不是很同意的说。”妖冶女子轻佻的回答,并且用团扇勾起季卿的下巴,娇滴滴的说道:“公子,就跟着奴家我走吧?有很多好处的哟!”这么说着,她故意挺了挺胸,胸前的那两团玉脂立刻轻微的晃动了起来。

季卿似乎果然被那两团保龄球一般的东西所吸引,目光没有立刻移开。

“你喜欢……”注意到季卿的反应,景毓似乎有点着急,她仰头看了看季卿的表情,再看了看女子胸口,恶毒的问:“那种乳牛?“

季卿却依然望着那女子的胸口,若无其事的回答:“恩,我小时候缺少奶水。”

听见季卿的回答,妖冶女子毫无掩饰的大笑了起来,胸口那两团凝脂伴随着她的大笑,抖动得愈加厉害。而景毓转头死死的瞪着那妖冶女子抖动的胸口半天,然后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景毓完全属于弱柳扶风,惹人怜爱那系的美女,她的身材自然壮观不到那里去,虽然一身冰肤玉肌远远胜过那妖冶女子,但是胸部实在只能算是中等左右。

看着自己的胸口,景毓的眼梢部位微微的有些发红,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孔上竟然出现了一丝怒气。

她轻轻的一转身体,季卿就听见身上锁链‘咯咯’直响,然后怀中的一片柔软就此消失,再看时,少女却已经站在了离他五六步远的地方。

刚刚还想杀季卿的道袍青年则愤怒的吼叫道:“我家宫主有什么不好?不要忘记了,你的命还是我家宫主救的。”

“问题是,这个怪物也不是这个世界会有的吧?”季卿扫了一眼这群穿着诡异的怪人,冷声说道:“它才出现,你们就跟来了,而且从刚刚的对话看,你们甚至连‘内丹’怎么分都讨论好了,这怪物不是你们给撵到这里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应该被你们连累了才对。”

道袍青年虽然态度嚣张,但显然不善于说谎,所以被季卿那么一说,他立刻呐呐的说道:“之,之后我们会修好房子,抹去看见怪物的人的记忆,做好善后工作的!其实你根本就没有什么损失,还把内丹给吃了。”

“你们不是打算杀了我取回内丹吗?”季卿依然用那种淡然的口气说道:“而且,你们的善后包括死人复活这项吗?”

“这个……”

“刚刚死的是我们学校的校长,等于我的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什么叫做我没有损失,你们根本和我有杀父之仇。”依然是如此淡然的口气,但是从季卿嘴里说出的,却是非常可怕而且严厉的话语。

“这样不好,”景毓这时候看了眼还残留在怪物嘴里的尸块,低低的说道:“唔,我是说,刚刚你们的对话我听见了。这个人对你完全充满了负面的感情,你把他比喻成父亲,未免太侮辱你的父亲了……”

“不,我是在侮辱校长。”季卿语焉不详的回答。

当然,他对校长的感情完全没有他所说的那么深刻。季卿只是对于这些怪人胁迫的态度感到不满,于是一句一句的反击回去而已。

妖冶女子发现了这一点,因此她在团扇后弯起了嘴角:

果然还是个孩子,一个不知道委曲求全怎么写的,满是棱角的黄毛小子。其实对付这种小鬼,根本就不应该和他交谈的,直接把实力差距摆出来就足以让他屈服,也可以把他的棱角磨平。华盖的宫主大人也不过是个孩子,恐怕还不懂这些吧?

一边如此想到,妖冶女子一边故意娇滴滴的说道:“讨厌,偏离了话题了啊!景毓宫主,既然这位公子愿意跟我在一起……?”

谁愿意了?季卿皱着眉头想,刚刚我只是承认你的胸部比什么‘公主’有看头而已。

不过没有等季卿把话说出来,景毓就已经冷声说道:“他给你,内丹你准备拿什么来换?”

“哎呀呀,我确实没有景毓宫主那么财大气粗,该怎么办才好呢?”听见景毓那么说,妖冶女子故作吃惊的叫了起来,并且再次向着季卿抛了个媚眼,脸上表情之虚假,只要长了眼睛的都看的出来。

不过这女子也不在乎这些,虽然说得到季卿就可以得到克制景毓的武器,但是自己根本没有和景毓敌对的意思。她的目的不过是让景毓和季卿之间产生龌龊,即使季卿成为了景毓的‘钥匙’,今天的事情也可以给季卿留下阴影,日后有个万一的时候,可以利用。

现在看着季卿对景毓的态度,妖冶女子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不要把我说的好像已经是你们的东西一样。”季卿没理这个女人,只是一脸恶心的说道:“我没有一点成仙的意愿。”

“即使死亡?”景毓问道。

“无所谓。”季卿冷淡的回答:“无论是被怪物吃掉,还是因为所谓的内丹死亡,都是意外,只能说我是非物理规则外事件的牺牲品,大宇宙意识认为我的死亡无关大局,是可以修正掉的部分。不过,既然让我有自我意识的选择,我拒绝按照其他人的命令行事。”

对于季卿的发言,所有人都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季卿的哲学理论似乎远远在于正常人——甚至仙人的理解范围外,只有景毓缓缓的问道:“你一定要拒绝?”

“没错。”季卿坚定的回答。

“很好。”景毓面无表情的拍了拍手,对道袍青年命令道:“按照原来计划,把他和这孽畜的尸体一起丢到灵墟去。”

“可是内丹……”

“这个时代还那么‘宁死不屈’,不求饶的话,就让他暴体而亡好了。”景毓面无表情的看着季卿说道:“五千年的内丹,最后的效果一定很有趣,大概会先从肠子一节一节的断开来,然后五脏六腑开始融化,全身的皮肤一片片落下来,但是因为心是生命之源,内丹会保护那里,于是你几乎可以看见自己的死亡过程。”

无疑,这是恐吓的一种。

可惜景毓的话对季卿几乎没用。

只有妖冶女子吃吃笑道:“一颗五千年内丹,就这样不要了,景毓宫主你好大方。”虽然嘴里那么说,这女人也奇怪,景毓平时并不是会因为怒气如此冲动的类型——事实上,她平时根本没有情绪——今天却只是挑拨了几句,连一颗花了大把力气的内丹都要丢掉,实在不符合景毓的脾气。

但是景毓却好像怄气一般的回答道:“我高兴。”

“宫主大人如此说了,公子你打算怎么办?”妖冶女子心里奇怪,表面上却笑得花枝乱颤,下决心回去后就清查季卿的祖宗八代,她才不相信景毓会因为一把‘钥匙’气得连内丹都不要了,这事必有内情。

而季卿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凉拌。”

“讨厌,不要这么说嘛!”妖冶女子继续笑道:“确实,凡间真少见你这种类型了。真的不怕死吗?”

“无所谓。不过要杀我的话,在这里杀最好。”季卿说:“只要给我适应的时间,我一定会活下来的。”

“公子你太小看那颗内丹……”妖冶女子依然笑嘻嘻说道,不过注意到季卿的表情后,妖冶女子没有继续嬉笑下去,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季卿的表情,她忽然觉得季卿说的是实话——即使没有修炼,他也有办法对付那颗内丹。

而景毓也深深的注视了季卿一眼,然后对着道袍青年抬了抬下巴。

季卿只觉得自己脚下一空,然后从虚空中堕落了下去。

等到季卿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在厚厚的云层之上,身体很遵循重力法则的向下坠去,脸上的皮肤因为过于高速的下降而被风刮得生痛,而他身上锁链的另外一端的那只怪物明显比他要重得多,更加加快了他的坠落。

『还真是想丢就真的丢了啊!连给人心理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季卿这么想着并且皱了皱眉头,他倒不是没有怨言,只是先前已经知道了实力差距,并且是自己拒绝了其他选择。

既然是自己做出了决定,那么就没有后悔的余地,而且季卿从来没有为了已经无法更改的事情而懊恼的习惯,与其沉浸在过去里。

不如尽快的争对现状想出办法来,这是季卿一向的做法。

所以尽管在飞快的下落中,季卿还是用力的挣扎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锁链的主人不在,锁链比刚刚微微的有点松,季卿好不容易的双手从锁链中挣脱了出来,然后再想办法拉住连接着怪物的锁链,一点一点的通过锁链,使得自己可以成功到达怪物的身上。

有坚硬的头骨作为垫背,可以降低一些缓冲,但目前自己可以做到的也就是这样了。

在挣扎了许久,好不容易的抓住了怪物头顶的毛发的那一刻,季卿这样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