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陪朋友吃海鲜喝酒。很久以前好像记得,爸爸从青岛带回来的虾还是什么,吃了之后就有些过敏,后来一直不信,于是朋友说吃海鲜也没有拒绝,抖擞精神大吃一通,然后喝了三四瓶啤酒(超过我的量了,我一般是两瓶)。当然喝醉了,回家过后就睡觉,梦里面就开始痒痒,从梦里挠到醒过来,发现是有些问题,头发里、眉毛上、肩胛骨、后背和腰,痒得应有尽有。起床过后下楼去买了氯雷他定片,我就想着,还是过敏了。

痒了一天,情绪别提多烦躁,下午的时候突然很困,上床睡了一个小时,醒来之后被子上全是口水痕迹,然后去奶奶家吃饭,一天几乎没干活,实际上我早就想消失一段时间了,前几天给微机MCG做完了一个十几P的阴谋论专题,元气大伤,身体和心理都无比疲倦(心理部分有一部分是关于阴谋论这个内容),做完的时候是一天早上八九点,我一边爬上床一边想我要去哪里走走了,重庆北京,还是天津厦门,还是西安绵阳,去到有朋友的地方去,这么多年,对于我来说,旅行的意义一直就没有变。

我觉得,我回成都之后,更加自闭了,而且因为很多很多原来坚持的所谓做人的道理,被很多具体的事情给彻底推翻,使得我还来不及去建设新的理论,于是对所有的事情更加的怀疑。而且,俨然成了得罪人专业户,每得罪一个,我心里就给咯噔一下,记得很多年前我还豪言满满地给朋友说,我在网上的交流没问题,可是现在呀,网上也不敢说话了,生怕说错话。

好在,最近找回了一些朋友,认识七八年的,三五年没有联系的,一年没联系的,在和xx和xx的朋友一起喝酒听他们聊天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真羡慕有那么多的朋友,于是想要做好一点,其实几年前,我也是这样啊。

另外的宽慰是拜仁已经三连胜了,双杀沙尔克和最后一秒绝杀曼联,大概是这几天很高兴的高兴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