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说中国鬼节,脑子里的画面基本上就阴森森的。不是满街焚化纸钱,就是一堆人楞提干新闻的人告诉你“晚上早回家啊,别熬夜了,不好”

再看人家外国鬼节,那画面可靓丽了。黄吧啦唧的一堆大南瓜,一堆小盆友拿着盆盆罐罐满处要糖吃,不给糖就捣乱呗~~~即使恐怖一点点那也是票房制造的,顶不济也就是给你没头没脑的来句“别惹小孩”。

image

其实我特想说说,咱这鬼节也不怎么吓人。不过是祭奠先人是其一,盂兰盆会是其二。这和吓人不挨边儿

烧纸钱儿,说明咱忘不了生身至亲或于己有各种恩情血脉的亲朋。“那日,你买上几抹纸钱焚化焚化也就是了”这似乎是传统话本里最常用的应付要报恩或要尽孝者的对白了。可怕吗?!牟哇~~

盂兰盆会,我粘一段:

佛教徒庆祝中元节的仪式称为“盂兰盆会”,庆祝中元节不仅是为了拜祭死去的亲人,对佛教徒来说,这也是纪念目莲的日子,藉以表扬他的孝道。“目莲救母”的故事是出自《大藏经》(由印度传入的佛理〕,根据《大藏经》的记载,目莲在阴间地府经历千辛万苦后,见到他死去的母亲刘氏四娘受一群饿鬼折磨,目莲用钵盆装菜饭给她吃,菜饭却被饿鬼夺走。目莲向佛主求救,佛主被目莲的孝心感动,授予盂兰盆经。目莲按照指示,于七月十五日用盂兰盆盛珍果素斋供奉母亲,挨饿的母亲终于得到食物。为了纪念目莲的孝心,佛教徒每年都有盛大的“盂兰盆会”。

这吓人吗?!也牟哇~~~

一个是纪念,一个是孝道,我纳闷您们怕怕个屁类~~~要非说这天那些同志们就下来了,那我还说我们家 天天一堆那边的仁人志士在这里开会,共商救阴大计呢!

倒是这最最应该有的传统没了,人家西国传统一直没丢,年年过得可热闹了。咱们这个缅怀和纪念的节日即使不闹腾,也该延续传统吧?!嘛传统?!?!:目连戏剧!放河灯!

我认为每年这个时候就该恢复木莲戏,你是话剧也好、京剧也罢、哪怕弄点子卡通动漫,就为了延续传统。

河灯由民政部专门定几种规制,统一发售,这不又有来钱道儿了吗!制式都以莲花为形。故去的父母至亲一个类型,开三曾多瓣儿/白色;缅怀亲朋好友的分两层瓣儿/柠檬黄色;许愿希冀的单层多瓣儿/红色。有河的城市往河里放,没大河的往小河里放,没小河的往小区人工河里放……烧纸钱的肯定少多了,因为有一堆花哩脖子白领愿意这样呢。

倒是说点正格的,《目连僧救母》在中元上演应该恢复。这是泱泱华夏唯一与节日结合且延续未断的节日历史宗教戏。俺倒是觉得不必拘泥剧种和表演形式,话剧、音乐剧、舞剧、京剧……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团愿意排也可以。反正不论什么形式,总该延续传统,这样一来特定节日观节日定制剧,一晚上各个剧院都人头攒动,看完戏找有水的的地方放河灯。文化部也乐了,民政部也美了。不过......不知道ZX部同意吗!

说实话,我之前没想到这个节。不然再来个墨壳原态的东西,基本上还是混搭的构思和新东西的结合,我敢担保票房不用愁!老薛你来问我吧~~~哦哦哦~~~~~~~~~~~~

说说我看过的《目连僧救母》吧。我活到现在只承认我喜欢一个人的《游六殿》,也就是京剧的《目连僧救母》。此人被天津卫称乡成为“世界第一老旦”,当时刚听这称呼把我给笑喷了。我庆幸在其鼎盛之时,在剧场里看过。兰文云,至今让我忘不了那次京剧经历,那次演出和另几场剧场的感受,奠定了我后来对京剧的魔障。中国大戏院,我知道了什么是房盖儿被喊好声“掀起来”的感觉。

image

她的老旦是至今硕果仅存的李多爷味道的老旦,而不是少妇!我找到了他的《游六殿》前半出“五鬼捉刘氏”的参赛直播版,效果差了点,但是真的超级过瘾。难得的出现了刘清提这样边唱边舞的繁难动作。唉......

 

还找到近几年她唯一一次演出《游六殿》的视频。09年在上海天蟾舞台的视频,虽说年纪大了点了,却也神完气足。当时她“口含银灯”也是按着老演法来的.


【唱词】
儿本是阳世人相隔甚厚,却原何你来至在丰都城楼?
我的儿到丰都将娘搭救,我看不见小娇儿两泪交流。
娘说到吃长斋惜老怜幼,金奴道铁树开花就不能停留。
娘不该在佛前将誓盟就,娘不该把经文半点不留。
娘不该埋白骨苍天不佑,娘不该我在阳间打僧骂道,
我不济贫民我开了五荤,到如今我受的是幽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