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以前老师逼着写日记的后遗症,现在写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大家的,没有自己的。

写下的东西,多半是思索以后“安全”的东西。记录行差好多,诚实度也打了折扣。不过时代的特征吧,blog多半是给别人看的,直到后来很多人很羡慕的给我说,你的生活真有意思,我才开始反思,这个blog到底有没有反应我的生活?答案是肯定没有,因为都是集中了最有意思的“精华”,写来娱人的,娱己倒还在其次。

昨日下了澳洲入籍考试的材料,读了10页多,冷笑感慨。天下乌鸦一般黑,土著人的血泪史就被一句“由于种种的原因,尤其是疾病的流行”轻飘飘带过了。记得6月30号辞职以前,跟同事说起来,我愤愤的说欧洲移民实在不应该,毁掉了澳洲和中国的贸易。他们惊讶的说,以前澳洲有和中国做过贸易么?19世纪初,中国市场上的海参,大部分都是马来土人跟澳洲土著易物贸易贩卖而来的,欧洲人来了,中国人海参没得吃了。

如果我就在这个blog上面,不设boundary,又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