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工作后,曾经一度住在世纪大道附近
每天乘775上班
早上8点半的时候,正是早班高峰期
每天都是看着满载着人的车停下来
再艰难的挤进去几个人。。。

我怕挤公交车,总是等下一辆然后接着下一辆
直到接近上班迟到的时候,才感觉被迫挤上公交

目前,我在曹杨路换乘11号线
换乘的人很多,地铁的座位有限
所以,大批换乘的人都在地铁门打开的一刹那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向座位
这些人还有很多是不断涌向上海谋生的
带着很多大包小包,带着老婆孩子

我好几次都看到因为抢位置都吵架的
互相责骂对方没有素质的
很多老人在地铁上也基本没有人会让座

有些时候,我到的时候巧
正好站在第一个
但是更多时候,我被奔跑占座的人群推到最后

如果说小老百姓的生活就是这样平常琐碎却充满着生存之竞争
包括点滴到日常的出门占座
都需要眼尖手快脚步健
如果说这是一种顽强的生命力
是一种类似于柴米油盐似的小市民化表象之一

那我宁愿选择能够尽可能的从容些,悠闲些

我更喜欢在地铁打开门的时候,从容的走进去
没座,仅仅是靠在扶手旁边
拿出一本书,细细的品读

生命的尊严,有时候来源于一些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