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sir说,最后一次动物课,他想请一位81级校友,《化石》杂志的主编,当年“小平你好”的参与者,来给我们讲讲化石和进化。
  今天人来了,是一位胡子大叔,不过当老师介绍他是古脊椎所博物馆的郭建崴时,我猛然发现前一阵自己写小论文刚读过他写的小书《遥远的外婆桥》——很不错的小册子,心里一直在赞作者。原来就是这个大叔!很巧吧~~~

  大叔说到他早上刚刚上了一堂只有一名听众的课,心灵受到了震撼。原来一个从地震废墟里被救出来,截去了半条胳膊的小孩子,对恐龙特别有兴趣,却一直没有机会去博物馆。这次,护理人员圆了孩子到北京看恐龙化石的梦。大叔作为古生物专家,为小朋友讲解了相关知识,心情非常激动。

  这大概是大叔第一次发现古生物知识可以抚平人心灵的创伤,可以为人带来幸福吧~~~除了捐款外,能以这样的方式为灾区人民做点事,谁能不激动呢?
  于是觉得这个小故事挺温馨的~~~
  愿可爱的恐龙能让小朋友远离恐惧和悲伤。嗯,这是来自远古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