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小娛今天去新疆,同行的還有帥帥。

 

他們要在那裏教一年書,然後就能夠回學校繼續念書,用實際行動驗證什麽叫做“教學相長”。

 

6月份和大家說再見的日子裏,將自己的情感處理得太過冷靜,半夜睡不着覺的時候想來難免追悔莫及,覺得錯過了跟一些人好好説再見的機會,其中就包括小娛。

 

還好小娛說8月他要來上海,這是我們最近的一次相遇。然而8月的約定卻因爲他出征前的封閉培訓也最終未能成行。無論如何,這都是最近的一次相遇,不管時間多短,機會不應輕易錯過。於是,相遇的時間只有1個多小時,相遇的地點也只能是離別的車站。

 

在車站見到了久違的小娛,我說我胖了,他說他也胖了。他依然那樣地八面玲瓏,一會兒介紹同伴,一會兒又要與遇見的同樣職責在身的其他學校的志願者寒暄交換號碼之類的——小娛就是這樣的。

 

對於未來未知的一年,小娛的眼神裏掩藏不住興奮的神情。送別小娛本就不應充滿著感傷,因爲他要去的是一個美麗的地方,即將體驗的又是一段有意思又有意義的經歷。小娛一定會處理得很好,並且收穫一些特別的東西一年后回來跟我們再次相遇。

 

想來這一切安排得是如此地巧妙,我在這裡送他上車,抵達的終點竟是侃子的傢。

 

X.X.L的故事大概還會繼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