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曾经流行过一首歌,叫《东北特产不是黑社会》。那东北特产是什么呢?反正我不认为是人参貂皮鹿茸角。

但我一直相信,东北特产肯定是黑社会,这个黑社会,是带有官方团伙的黑社会。不是我有意贬损东北人,虽然黑社会全国到处都有,虽然政府不承认中国有黑社会,只是遮遮掩掩地说“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你丫欺负谁不识字啊?从法律角度来讲,“黑社会”和“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概念是不一样的,故意回避这个概念目的是什么?从一个国家的社会构成来说,也是不一样的。中国有一个特色,总爱玩文字游戏,所以我一直怀疑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解决文盲问题,而且这些文盲全都去当官制造舆论了,你说失业和下岗有什么区别呢?好像只有万恶的美国才有失业,我看到的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廖福美在美国失业了,丫过得比我们这些在中国有工作的人还滋润。难道我们回避失业就是为了怕那些下岗的人过得比上班的人还滋润不成?如果我们承认有黑社会,承认失业,大概我们的社会性质就变了。因此,在目前这个已经说不清是什么性质的“××主义社会”里,也只能来靠些文字游戏自欺欺人了。

据说现在要构建和谐社会。我不知道和谐社会是什么概念,我就知道性生活和谐,性生活怎样才和谐?用句广告词说就是“他好我也好”。我想,和谐社会无外乎就是“他好我也好”而已,我们不追求他更好我也更好。从性生活质量考虑,男女双方每次各有一次高潮就算和谐了,如果男的能让女的一回有八次高潮那就是和谐中的和谐了。我理解的和谐社会标准不高,就是“他”好的同时,“我”也能好。二十多年前,有位老同志说:“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一部分人的确富起来了,至于后半句,打了多少折扣呢?

前段时间,有统计机构公布了一个数据,中国贫富差距已经到了黄色警戒的地步了,再拉大差距就出事了。我不懂这里面的危言是怎么得出的结论,但是很耸听。这不是和谐社会的标志,少数的“他”好了,可多数的“我”并不好。上中学,我的政治老师咬牙切齿、嫉恶如仇、一字一字地说:“资本主义就是少数人的幸福建立在多数人的痛苦之上。”丫现在还敢这么嚷嚷么?所以,我倒要看看整个中国社会在呼喊着“和谐社会”的口号中如何进入“他好我也好”的境界。

东北的特产宝马车撞人、是刘涌、马向东,是这些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的事件让我们不得不联想到背后的东西,这才是东北特产。这几天看了一条新闻,说周杰伦在哈尔滨开演唱会,5万人的场地,卖掉了2万张票,但是有3万人无票入场。结果,在清理无票人员的时候,主办方的一个女士被打了,而这个女士恰好怀孕,结果导致流产。这位女士很无奈地说:“打我的是有来头的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参见http://ent.163.com/05/1012/07/1VRLQ2OE00031H2F.html)

我们来浮想联翩一下,这个有来头的人是谁呢?我想无外乎两种人,一类是黑社会,一类是白社会,只有这两类人才有资格“有来头”。我又联想一想,黑道大哥大概不会因为几张门票大打出手,如果真是这样,这大哥做得也太不体面了。除此之外,那肯定就是白道大哥了。如果按这个假设推理下去,是什么白道大哥这么厉害,能一下子整进去3万人?要知道,攒3万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相信,哈尔滨即便是《当代歌坛》的总部,也不至于用极快的时间召集3万周杰伦的歌迷吧。我很感兴趣的是,这个有来头的人到底是谁呢?他会不会在近期被曝光?间接地残害了一条生命,法律上是说不过去的。

这让我想起一个在音乐圈里流传了一个很广的笑话。说黑豹去东北演出,唱完《无地自容》后,坐在下面的一个家伙冲着天上放了两枪:“我操(chao4),唱得真好听,再(zhai4)整十遍。坐在旁边的大哥不动声色地说:老三(shan1),素(shu4)质,素(shu4)质。”

还有一个段子,说王志文去东北演出,牛逼烘烘的王志文唱了两首歌后下场,这时候过来个马仔,让王志文再唱两首,王志文一晃脑袋:“不唱!”王志文是谁呀,你就给那么点钱,凭什么要再唱几首?马仔不动声色地把枪顶在王志文的后腰上,轻轻说了句:“你要是不唱,从(chong2)今往后就没有叫王志文的人了。”

还有,刘德华去沈阳演出,开价300万,负责演出的人恰好是后来案发的刘涌。演出结束后,刘德华的助手向承办演出方讨要剩下的150万,对方拿出手枪,指着刘德华的助手说:“你想让刘德华躺着回香港么?”

有位东北的穴头,打算请北京的一个歌手到东北演出一场,出场费比他公开开的价高一些,照理说是件肥差,可是这个歌手一听说去东北演出,就拒绝了。没想到,穴头干脆拎着钱跑到这位歌手家里,把歌手逼到一个角落,苦苦哀求他去东北演出,这位歌手就是不答应。为什么?歌手明白,去了之后,这些钱指不定让他唱几天呢。

上面的一些传说、段子,真实性没有经过核实,有些可能是演绎,但有一点,为什么都跟东北人有关系呢?是有人在妖魔化东北人,还是东北人本身就是妖魔鬼怪?

我没觉得飞船上天有啥可让人兴奋的,也没觉得珠峰的高度矮了一截有啥意义,都是些闲的蛋疼干的事情。老百姓真正关心的事情——教育、就业、物价、收入……没一个是和谐的,这社会再不和谐的话,就中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