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生都在等待自己也不知道的什么
生活就在这等待中展开并且获得了理由

没记错的话
这句话我曾经在08年写在了洁洁的博客里

再没记错的话
这是周国平先生写的

我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
也许也正是因为打中了我 重重的打中了我
我才会记得这么清楚

看了些以前的博客
不知不觉听完了The Innocence Mission的《Now The Day Is Over》

以前自己还有自命不凡的雄心
如今好像彻底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