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  白
        ——观《鬼子来了》有感

天空俯下,叩响马大三的另一种命运
唾沫星子闪烁着起伏探出的念头

唐山话在惴惴不安中掀起另一次的地震
历史趁火打劫,以不变的天空
笼罩农民与政治的相遇

一个村庄的尘土飞扬、喧闹

时间将刺刀喂得肥大
插入膨胀的狂欢
日落伙同黑夜在黎明的暗伤
洒上一把盐,燃烧成血色

无声的嘶吼在空中打着唿哨
在观看中完成了
头颅的含笑九泉
只有眼睁着,对视坏笑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