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2008年6月27日,特意请了一天假,去参加学校的毕业典礼. 这样的毕业典礼,已经参加过不下三次了.
因为之前在校研究生会工作的关系,每年的毕业典礼,几乎都要作为工作人员到现场,
只是今年参加这个毕业典礼,不用在场内,而是静静地坐在台上欣赏着眼前的一切, 感觉,是有点不太一样.

在4月21日到现在这2个多月时间里,完成了从学校到公司的平稳过渡, 开始了崭新的一种生活。
在去北区体育馆办理离校手续时,一位工作人员看着我的离校清单,说,原来是***,久仰大名啊。
偶微笑着说谢谢,难得现在校园里还有几个人认识偶啊。

在复旦学习生活了9年,差一点就把一辈子都奉献给复旦,只是阴差阳错地选择了现在的这个工作,
但一直相信,这世上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背后的道理,就像当初高中毕业在最后时刻才改填了复旦进入灯泡系,
一呆就是9年。 而现在,原准备就留在复旦献身于科研与教学事业,却最后还是选择了到国际化大公司里面锻炼。
从不去比较到底怎么的路才是最好的,只是这一切的一切看似好像很随机,却又似是早已安排好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