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这对双生花,我一次又一次地抬头看天,抑制我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这位妈妈,弱小,坚韧,知进退,懂礼仪,不怨不艾,自强自乐,话语殷殷,巧笑嫣然,我怎么好意思煞风景,更怕是一种亵渎。

新文新月02年因出生时严重缺氧而导致脑瘫,这8年来,她们的妈妈和妈妈背后的娘家,为了给孩子治病,卖房,卖车,卖家产,耗尽百万之巨,先后为小姐妹进行了5次神经干细胞移植手术(这次是进行第6次),小姐妹中的姐姐新文现在可以行走百步,妹妹稍逊,俩人会唱歌,会背大段的《三字经》《弟子规》《道德经》。有一天妹妹新月在病房里看见一个婴儿,马上就用《道德经》里的段落来形容,曰:骨弱筋柔而握固,终日号而不忧,反正我是没这水平,多么聪明伶俐可爱的一对双生花。

这8年来,吴伟妈妈所经历的,不是我能够想象的,即使我可以说感同身受,也只能是从自身假设的去感同身受罢了。大多数的脑瘫患儿都是采取康复治疗,吴伟却是一掷万金地进行神经干细胞移植,这本身就不是一般的患儿家长能做到的,也正是因为庞大的治疗和手术费用,虽然有可预见的治疗效果,但是不可预见的治疗次数和疗程,使吴伟的殷实之家落到今日祖孙三代(外婆,妈妈,小姐妹)每月紧衣缩食只有300元生活费的份上。

小姐妹的爸爸不能接受和面对生活的残酷现实,怯步了,放弃了,撤退了。但妈妈呢,妈妈却是永不妥协,永不放弃,她告诉我,她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不愿意过多让孩子暴露在公众视线,她觉得这对孩子的成长不是一件好事,更知道因媒体而来的人们可能只是一阵的热闹,不能成为一种依赖,更不能有什么失落,对孩子的治疗还得靠自己的各种努力,对这些看得极其清澈通透。对这样一位母亲,你只能仰视平视,以绝对的不卑不亢平等待之。我真高兴我没有看错,更没有理解错,吴伟妈妈需要的是背后包含理解和尊重的帮助,绝不是同情和可怜。

小姐妹在我家可开心了,还和妹妹们一起唱《小燕子》,那么真纯的童音象溪水一般,我看到老D的眼睛湿润了,家里静极了。

image

如花容颜,新文新月

image

左儿右儿可喜欢小姐姐呢

image

左儿拉新月的手,想让新月站起来和她玩(那会,我特难受)image公主殿下,我是小侍女右儿image右儿侍女下班了,左儿侍女上班了,还把最爱的皮老鼠给姐姐们玩又及:http://t.sina.com.cn/1614099695,我的微博陆陆续续还会放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