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看今天的星座是如何的,因为急火攻心,也就没了那么多扯淡的闲情。本来这个周末排下来有十件事情要去完成,但两天下来,仅仅一两件搞定而已。
       这十件事是什么呢?
      依重要程度分别为
1、事关能不能在这座城市生存下去兼安定结婚生子的岗位竞争演讲稿写作(未写)
2、过河拆桥的破落婆娘离开本本门翻脸不认人之后留下的糟烂大姨妈残留物(用了一天时间才洗刷干净)
3、明天要去某某局送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合作合同;(未写)
4、愿打愿挨合作之详细文稿;(未汇总)
5、叶师傅的某某街呜呜号文字;(天杀的四天都下不来一部片子)
6、叶师傅的静电你掰文字;(碟到,未写)
7、一直想写的不参杂任何为写而写的Mad Men文字;(看来只好遥遥无期了)
8、我的MTIME博客啊,晒了那么久没有搭棚子了
9、如剥皮青蛙的白色肉身,该晒晒太阳了(游泳计划一挫再挫)
10、只想安静十分钟眯下眼睛(那不过是件太美的事情)

     最最重要的是明天下午是事关前途命运又或只是装逼过场的职场生死岗位竞争,那些窸窣无比的矫情小事却让我现在都还没有迸出竞聘书的一个字来。事前已有几个部门先搞了,虽然大家知道是潜规则或是形式主义,但职场上的变数没有几个人能够预料,与其说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还不如说是上峰布局势力范围的换血拼杀。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事实的残局是,如果几个非常优秀的人竞争一个职位却只有一个人中选,那么其它优秀人才很有可能有失业的危险。反之,太多的庸才却可以凭借狗屎运苟且偷安——但想想来也觉得有趣,因为这个单位太如死水,搞这样的抽风活动,无异于舒活筋骨,甚至联络同事感情。唯恐天下不乱与既得利益的保全,人人都在其中摆脱了行尸走肉的僵局。
      所以,即便是出局,也可能成为坊间明星,被嗟叹,被神话,成为并非失败的狗熊。
     不知道为什么要在写这篇自我标榜主义的竞聘书前,浪费光阴写这篇博文,可能是酝酿写作惯性,可能是投射心理安慰。我的那个职位,竟然是度身定做的,不免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但还不知道有没有人敢来揭榜应战,如果没人来,岂不太过落寞。孤独求胜又觉味同嚼蜡。所以心里暗暗希望有人来竞争,我失败了,可能是再一次失业。我胜利了,是把别人挤失业的,也不免看清了职场的另一面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