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蘑菇总是笔直而且洁白地蹲在角落,它不会开花,也不醒目,但是依然自我感觉良好地骄傲和倔强着。

 

毕业已经大半年后意外地梦见临毕业的那段日子,总算把毕业应该有的离愁别绪补上,我的大学生活也终于算是完整了。

一直觉得是自己太冷血的原因,所以没有像别人那样觉得毕业是件多伤感的事情。甚至一直到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将狼藉一片的寝室留在身后,还是没有丝毫不舍,与以往任何一次寒暑假回家的感觉几乎没有任何不同。

然后,我想我应该跟亲爱的杜小样同学打声招呼,于是在楼梯口对着她寝室方向唤了声:“杜小样,我走了啊!”接着,就听她边叫等等边急急忙忙跳下床,穿着睡裙拖着大大的拖鞋就跑出来了。见她朝我扑过来,我还犹豫着是不是该把手上的行李先放下来。杜小样比我矮一个头,伸出两只圆乎乎的胳膊,像个小孩子那样踮着脚绕上我的脖子,一句道别的话还没说出口声音就哽咽。终于,如愿以偿地,我的鼻子也忽然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那一瞬,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要离开这里认识的每一个人了——比如眼前这个冬天会跟我一起吃超辣牛腩火锅的小妮子。

然后,大半年之后的一个晚上,我又梦见自己像曾经那样,苦口婆心劝杜小样要好好复习准备考试,要是期末一科不挂的话就请她吃大餐。说完马上意识到自己很快就要毕业了,于是梦里出现了很多人,四年里朝夕相处的一些人,便不可抑制地伤心起来。

我的反应似乎有严重的延迟性,像《2046》里面那些老化的机器人。大一时有一次,明明是前一个晚上碰到的情况,但当天晚上完全没往心里去,美美地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五点多,眼睛还没睁开,脑子先醒来,还没意识到为什么伤心,眼泪就哗啦啦流出来。就维持着睡着时的姿势,一动不动闭着眼任眼泪把枕巾浸得能拧出水来,一边还在回忆让自己哭得这么惨的原因——现在想想还是觉得蛮神奇的,一个人反应能迟钝到这种地步也挺不容易。

“小样儿”是大一时我们寝室的口头禅,不知为什么后来就变成杜小样一个人的专属名,甚至后来,班上能记起她真名的人寥寥。杜小样还有个别名叫杜蘑菇,因为她的ID名为“蘑菇不开花”,灵感来自自然卷的《蘑菇之歌》,那首歌可以说是深深地触动了她的心灵。从此大家就杜小样和杜蘑菇两个名字轮着叫,她都欣然应答。

一直以来还是把杜小样当小孩儿来待——尽管我一向对小孩缺乏耐心,所幸,总体来说她还算是个挺招人待见的小孩。因为像个小孩子,所以难免任性跟放肆,当然也因为像小孩子,这些都是容易被原谅的。

而且,教训一个小孩,以及看到她乖乖地听话也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回想考研的那段时间,每次看着杜小样拎着热水壶抱着专业书占座自习的时候,心底就有一股暖流油然而生——然后我才深刻领会到,为什么室友说每次看到我考前突击的时候总是特别的感动~~不过,后来怎么发展到一上自习我们都会一起上网、闲扯、到5年制教室看水灵灵的小正太……这个我至今也想不通。

补充一个经典段子,大一新生军训后,班里开会选学生干部。前排一溜整齐地坐着院系领导、辅导员和学生会干部。每个上讲台发表感言的新生都怯生生的,下面也是一片肃穆神圣的气氛。但是,每次台上新生发言结束鞠躬下台时,场下都有一个小个子女生,坐得笔直笔直的,一脸喜庆,激动地奋力鼓掌,这掌还拍得特别铿锵有力,富于节奏和韵律,一下子就把周围稀稀拉拉的鼓掌声都盖下去了——当然该女生就是传说中的杜小样。不可避免,第一排的老师跟学生干部们频频回头,用不满的眼神望向声源,但是看到杜小样那张无辜的脸上满是严肃认真和发自内心的喜悦之情又不好发作,只得咬着牙愤懑地转回头去。终于,学生会主席忍无可忍,在便签纸上礼貌地写下:新同学,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是希望你能够稍微平抚一下激动的心情,也希望你鼓掌可以稍微小声一些。然后将纸条传到杜小样那里。不一会儿,纸条又传回他手中,杜小样在纸条上龙飞凤舞地批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一直很久之以后,当时的主席大人又说起这件事依然很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