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感恩并积恨,千年万载不成尘

台风暴雨,纵然夏至,也不乏清凉。

可惜好天气,亦无倾心与共,

网间世态,一般狂奔竞走。

手写的旧时光,一样怔忪青涩,如水入尘,几无痕迹。

再往前,祖师奶奶也曾夏日里千里客串王宝钏,

可惜若干年后,这炙热客途,只余下夹缠不清的文字公案。

寂寂流年,庭院依旧,有没有谁,失忘总难免,

也就是这样,抗拒接受之间,得到也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