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丁丁:安安说,是她把你们带坏滴。。。我脚得辈份有点乱。。下次我该怎么称呼她呀。
安安尼奥尼: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我焚的书,我坑的儒呀!”
温馨提示你:辈分是这样的,安安把三表带坏了,三表再把我们都带坏了。
扣子妞妞:貌似出现了一尊师祖奶奶真身?
二丫:安安不是三表的徒弟么?辈分不能乱啊!
许丁丁:以前我想,安安是三表的徒弟,怎么去银行工作了呢?这几天我在想,安安是带三个表的师傅,怎么去银行工作了呢?
安安尼奥尼:曾经沧海难启齿呀~别琢磨了,我们俩反正是子不嫌母丑,我不嫌丫贫。

其实孟母三迁的故事就是说我孤苦伶仃带着个不懂事的娃搬三次家,最后定居在一家表店旁边。娃的名字,你们一定也知道了吧?对,大家都叫他“三表”。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带着个男娃能讹夫家5个亿加一栋豪宅什么的。我的娃也真是不争气,没几年就被我带坏了,哪有人家全能拍照手表结实。后来这娃还带坏了很多很多人,下一个就是许丁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