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小城,姑且叫它作小城吧,每年冬天我都会前往一次。我会做一个非常短暂的停留,然后匆匆离去。它是多年前的一场记忆,也是我人生的转折与过度之地。

小城是一个盆地,它被湖与山包围着。小城有一条名叫青春路的主干道。主干道的两侧被政府部门和商业区域所占据,再就是学校以及住宅区。

八年前,它属于一个雾霭的春天。春天的中心是一座广场,我每日都会广场穿过,接下来是穿过马路,来到小城的中学校园。我想不起我的教室是在几楼,我似乎想要刻意忘记那段时间。当我打算继续追忆其他事物的时候,教室的楼层数又积极主动地跳进我的脑中。是的,那是在二层。楼下有一排平房,是所谓的小班,也就是复读班。而我是插班生,我伪装成一个插班生,同学们并不知道我其实也在复读。

随着交通越来越便利,我拜访这个小城也越来越方便。然而,我仍是每年只去一次。今年的冬天,当我再次前往那里,我发现,广场旁边的农业银行和电影院都已夷为平地,新的规划施工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工地的后方是一座山,山上有座亭台。曾经,站在那个亭台上,便可以望见我居住的窗户。我居住的农业银行的顶楼。这座大楼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在复读之余,唯一的去处便是网吧。网吧很多,门面虽都不大,却有足够的空间和机器隐藏在二层楼的深处。高考前一个月,有家网吧因为失火而烧死了20多名学生。此后所有的网吧都停业整顿了,我便也失去了这个业余项目,只好一心一意备战考试。

夏夜的广场会有露天营业的KTV,我还记得高考第一天结束之后,当晚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演唱了一首YESTERDAY.我想,我是在告别昨日。我唱的时候,想到了电视机画面中曾看到的列侬,列侬演唱这首歌的时候,有两行热泪从眼角流下,但是他的表情很镇定,他镇定地唱完了这首歌。我当时也是镇定自若地唱完这首歌的,小舞台的四周有很多看热闹的人,人们对这首英文歌曲反应平平。只有南希在我唱完后,拼命鼓掌,给我鼓励。

南希是我的同班同学。南希的外号叫“女人”,是她的好朋友小史为她取的。小史喊南希的时候总是喊“女人”,南希喊小史则喊“史”。听起来,以为她在喊“屎”。我的同学们都是如此,整日笑笑咧咧,打打闹闹。

南希其实只是个小女孩。她扎了两个夸张的辫子,而大部分的头发仍披散着,那造型,就像是《新白娘子传奇》中的李碧莲。李碧莲你们知道么?就是和许仙的儿子指腹为婚的那个表亲。李碧莲。李逼脸。多年以后,这又是另外一个典故了。

现在继续说南希。南希一下课就去教室的最后面跟我聊天。她对我说:你是插班生,所以很神秘,班上的女生都想认识你,但她们不好意思跟你说话,只有我敢,所以我就过来和你聊天了。

我受宠若惊,便和南希迅速熟悉起来。南希说,你上网么,我们去网吧。我于是就和她去网吧。

(哎,实在是很青春文学啊。先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