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饭后骑着光哥的破驴就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破旧的游荡
       先是在校内找寻传说中的西北门和能买到马扎子的地方。一不小心到了地球人都知道的清华二校门,虽是中午,依然熙攘,从铁栏中间穿过时,眼角感到了闪光的明亮。不好,不知道又进了谁人“永恒的瞬间”里了,罪过罪过,甚至可以想见那人看到洗出来的照片在初刻的惊喜之后,嘴角浮上不易察觉的遗憾,要是没这后面的人就好了。那我只好在一群不知名不知姓不知相貌如何的人的传阅中悄然逃潜,绯红颊间,乘一叶之淡然。
        我发现在外地骑车是相当唬人的一件事,因为不时有茫然而做出大方状的人向我问路,我只好亦作大方状,彬彬有礼的听完,然后微笑到第三颗牙齿:“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对方再礼貌的点点头,以示礼貌。
       
       因为要买马扎子,出了校门,无意间,已经到了北大,对着校门思之再三,笑笑还是进去了。
      未去博雅塔,未见未名湖,图书馆因为太过挺拔,不得不印入眼帘。七拐八抹,终于找到了一家物美超市,琳琅满目,关键里面还有一家博雅书店,不是很大,气氛很好,买了本周作人的《谈龙集》,顾城的古体诗和寓言诗《走了一万一千里路》和《张爱胡说》,不知又要看到何年,因为其实我看书很慢,故而豆瓣上有句话很喜欢“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山倒”不敢称,没这么大经济实力,“抽丝”倒是不差。本想买本北大出版社的书,可惜经济不足,只好作罢。看着“博雅”二字,突然想起临淮旧友来,呵呵,买书买到你家门口了!

     回来时,车筐里呆着几本书和一个马扎子 的奇怪组合。车速很慢,因为车没闸,缓缓驰过二校门,“笑一个!”咔嚓。
      糟了,不是叫我的!罪过罪过!
     “没事没事,来,再来一张!”从身后传来。

    车子齿轮滚动声依旧嘹亮,金黄碎屑高低明灭,水流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