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献给月殿,感谢你耐心看文、认真评价。

原本想说你可以自动代入Y君这个主人公,不过写到最后发现不是个帅气的角色,还是算了,笑~

Y君从超市里走出来时提着满满当当的购物袋:牛奶、面包、速冻水饺、啤酒……当然还少不了单身汉最爱的方便面。快结帐时想想最近上火得厉害,又去蔬果货架拿了几颗苹果和几条胡萝卜。

没有月亮的夜晚,只有巷子里的路灯绽放着幽幽的光,几只飞蛾绕着光明飞舞,好像要撞破玻璃的灯罩,扑向耀眼的焰心。晚风清凉,拂去残夏的余热,他拎着沉重的购物袋,并没有坐车,而是不疾不徐地步行,享受着下班后的轻松时刻。

这条捷径两边是高档住宅,围墙后是养护得当的庭院。因为历史悠久,不少树木已成参天之势,粗壮的虬枝伸出墙头,仿佛要和对面的邻居握手。这样的林荫小道,实在适合发生故事,浪漫的惊悚的都不错。

于是,“扑通”一声,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直直地摔在Y君面前的水泥路上。Y君抬头看了看天,几丛树枝正在簌簌地摇晃着,他又看了看面前的物体,似乎没有类似血液的东西溢出来,他再前后左右看了一圈,没有发现疑似等着讹诈他的坏人的影子。于是,忍不住好奇的Y君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打量起这个坠落物来。

“唔……”那物体发出一声呻吟,骨节咔咔地响了几下后慢慢地爬了起来。

“你……没事吧?”Y君问道。

“好像没事。”那物体哼哼了几声后答道。它站直后活动了一下手脚,扭了扭腰,感觉一切运转正常后,抬起脸来看向Y君——原来是个十四五岁、染着白花花头发的少年。

夜里九点、高档住宅区、无人小巷、从树上掉下来的不良(?)少年……这一连串信息在Y君心里迅速分析、组合、得出结论。“你不会是……”Y君狐疑地望着少年。

“我不是小偷,也不是劫匪!我只是迷路了!”少年气急败坏地说。

“我还什么都没说,你这么心虚干嘛?”这下Y君更怀疑了。

“可你手机都已经按了110了啊!”

“呃……”Y君干笑着松开即将按下去的拨号键:“我这不是想找警察帮你回家吗?”

“才不用,被姐姐知道了,她又要笑话我了。”少年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踢了踢脚下的小石子。

Y君仔细端详了少年,发现他除了染着怪异颜色的头发,到还真没有什么其他毛病,衣着整洁、长相清秀,像是个好人家的孩子。

小孩子啊,到了叛逆期都是这副德性。Y君想到自己过去的经历,不禁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少年有点不高兴,瞪起了眼睛,可惜配着可爱的脸庞,没有一点杀伤力,倒像是什么软绵绵的小动物。

自尊心还挺强,Y君心想,脸上赶忙收了笑,说:“我只是想起自己以前的事。”

很多年前,Y君可不是现在安分守己的良民样。他染着绿毛、打了耳洞、穿着金属配件比布料还多的衣服,看人的时候只用眼角,鼻孔随时准备运气冷哼一声以表达不屑的情绪,可比眼前的少年嚣张多了。

那个时候,打打杀杀的港片正流行,一群半大小子看多了,便有样学样搞起了江湖帮派,敲诈保护费、收跟班小弟、逃课、打架……都是家常便饭,他们给组织起了一个自认为响亮帅气的名号:黑龙会。

“我当时还是帮里的三把手哦。”Y君自豪又自嘲地说。

“太老土了,现在都不流行这个了。”少年撇撇嘴表示轻蔑,忍住没说“你们帮是不是只有三个人”这样尖酸的话。他心里瞧不起这衰样大叔,却不由自主地跟着他朝灯火明亮处走去,也许正是因为衰样,才给人莫名的安全感吧。

“是啊是啊,现在的小孩都喜欢周X伦啊火星文什么的吧?要干坏事也都在网上干吧?估计盗个网银账户比砍个人有成就感。”

“原来你知道得不少啊。”

“我也就三十多岁,不至于真那么像糟老头子吧?”Y君对少年夸张的语气很不满。

少年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又走了几步,他问道:“那你当时是怎么退出帮派的?”

“这个啊……”Y君的回忆倒带到了高二那一年,经过了一年多的发展,黑龙会的气焰在本校空前高涨:好欺负的软柿子已经被压榨得没什么油水了,不听话的刺头也被收拾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总不好朝老师家长下手,如何拓展新的发展空间成了首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经过反复研讨、论证,黑龙会高层得出一个结论:要扩张,去别校抢占市场份额!他们选定了离本校最近的南二中作为首个目标。可是南二中也不是省油的灯,人家也早有帮派把持着了。

“叫什么名字?”少年插嘴问道。

“龙虎兄弟连。”

“……好吧,我收回先前对你们帮派的评价。”

两派经过一系列挑衅、骚扰、谈判后发现双方实力旗鼓相当,最后,他们决定决斗,双方各出七个人互殴,一局定输赢,谁输了就让出自己的地盘,乖乖当对方的小弟。时间地点约在晚上九点半、郊区一个偏僻的仓库。于是那天深夜,时任黑龙会第三号人物的Y君谎称去看电影,怀里揣了块板砖就出门了。一路上,他的心情既兴奋又紧张,既焦虑又饥渴,仿佛喝了兴奋剂,觉得心脏嗵嗵地块蹦出来了。离约定地点越近,他就越亢奋,手心里汗涔涔的,脑海里已经提前上演了一幕又一幕横扫千军的武打场面:他左手一个霹雳掌、右腿一个大扫荡、脑袋使一个无敌头槌,最后再加一个乾坤大背摔……

“最后谁赢了?”少年紧张地问。

“谁也没赢。”Y君答道。

“咦?”

“两派到达仓库的时候,真正的黑社会来了,都拎着西瓜刀杀猪刀,还有人带着枪,那仓库好像是他们藏走私货的地方……”

“……”

“我们两派人被揍得鬼哭狼嚎的,差点以为小命不保,结果埋伏已久的警察跳出来了,一阵混战,把所有人都抓走了……”

“……”

“第二天回去后,警察们开庆功会,因为捣毁了本市最大的黑社会集团,我们开批评会,帮派首脑基本都被学校开除,成了无业游民。”

“还真是狗血的情节……那你呢?也被开除了?”

“我嘛……”Y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在少年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少年震惊了:“居然,迷路了……”

“哈哈,就跟你现在一样,那天实在太黑了,没月亮没路灯的,我绕了半天都没找到约定地点,所以……”

“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Y君笑了笑,说:“后来看到同伴的下场,我只能乖乖回去上学了。高三恶补了一年,居然考上了一所三流大学,然后,慢慢的一年接着一年,就这样过来了。”

两人在巷子里慢慢走着,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晚风清凉,空气里传来微微的桂花的气息,很怀旧的甜美香味。

“如果当时没有荒废那么久,也许现在的人生会更精彩一些吧。”Y君感慨道:“可要是没有经历这一段,似乎又有点遗憾的感觉。”

少年默默地听着,难得没有毒牙反诘。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也该明白了吧,青春固然需要燃烧,也要小心误入歧途哦!”Y君大力拍拍少年的肩膀,一副知心老大哥的诚恳模样。

少年哭笑不得,闹了半天还是把自己当失足青年了。

于是,他眼珠一转,狡黠地笑了笑,说道:“既然你认定了我不是好人,我如果不干点坏事,还真对不起‘不良少年’这顶帽子。”

Y君看着他突然变化的诡异表情,不禁倒退一步:“你想干什么?”

少年一步步逼近,脸上瞬间浮起陌生的、难以形容的阴森神情,仿佛几秒钟前那个可爱的邻家男孩只是虚构出来的。一盏路灯颤抖着熄灭了片刻,等它再次亮起,Y君发现,昏暗的光线下,少年的眼睛竟然变成了红色!

那红色仿佛燃烧的木炭,鲜艳而灼热,绝对不是人类瞳孔了能出现的颜色。一瞬间,狼人、外星人、哥斯拉的形象在Y君脑海里逐个登场,他努力自我催眠着“他得了红眼病他只是得了红眼病”,却禁不住两腿发软。

“你你你,到底要干什么?”Y君掏出手机想报警,却悲惨地发现没有信号了。

“我饿了。”少年喃喃地说,眼神饥渴。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一阵洪亮的“咕噜”声响起。

“饿了……啊,我有牛奶有面包,都给你!”Y君急忙举起购物袋,手忙脚乱地在里面翻找。

“谁要吃那种东西啊。”少年狰狞地笑了。

“那……那我带你去吃麦X劳肯X基……”Y君快哭了。

少年舔了舔嘴唇:“我最喜欢的是红红的、多汁的、有嚼劲的……”

话音未落,他闪电般朝Y君扑去。

“啊啊啊啊啊……”Y君下意识闭上眼,抱头惨叫起来。

“扑通”一声,他感觉自己一双大脚踢翻在地。一落地,后背的钝痛激得他不得不又睁开了眼。

一个圆圆软软毛茸茸的屁股“噗”地印在他脸上,然后,以他的面孔为跳板,屁股下的大脚用力一蹬。

一只雪白的兔子捧着橙红的胡萝卜冉冉升空,好像一只轻盈的气球,在半空中,小脑袋还转过来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

Y君瘫坐在地上,身边是被打劫过的购物袋,他目瞪口呆地望着天空,不知什么时候,一轮玉白玲珑的圆月已经挂在了空中。

月光仿佛温柔的海浪,轻抚着大地的轮廓,沐浴在那银白的光芒下,归家的人们应该不会再迷路了吧。

 

Y君呆愣了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忍不住低头“呵呵”地笑了起来……

 

没有月亮的夜晚,请少走夜路,小心小偷、劫匪和精怪。

 ps:更不要去混帮派哦~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