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加晚上的劳动换回了一盏还不错的台灯。
虽然最后饿得和徒弟在大晚上的北苑食堂大嚼一堆油炸食品充饥,
但心情还是愉快到满足的,毕竟是自己的劳动所得。
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面对自己捧回的第一份薪金时的激动和百种滋味。
今天买了30号去上海的车票,运气不好但也不坏,
独独剩下一班动车组,幸好还有二等座,
不然非心疼死不可,现在只是轻微心绞痛。
这次约好了抽出一天见青蛙小寒,以前几次三番都碰上不凑巧的事而一再未见。
今次总算被他夸择了良辰佳时,其实是自己好不容易谈了女朋友,要在我面前炫耀一番哟!
无辜而无奈的我只好充当一次电灯泡,
还要提醒他:别太过火了,不是你们俩人约会,主要你们来会见我这个贵客的!
话都说得这么直接了,想必他应该不会忽略了吧。唉!忧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