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拿过针线了。
做的过程到并不难
难的是之前费尽心思的配色
和做完之后的满屋狼藉。
希望那个姐姐能喜欢
image

image